W.D.海葵鱼

undertale骨家GPs
吃骨兄弟和火骨!(*๓´╰╯`๓)♡
火柴人好帅
没事写写原创小故事,努力周更
欢迎勾搭!超级好说话!

【grillby x sans】龙的宝物

一发完结,正文字数7000+

火龙grillby x 骷髅sans

人物属于toby,ooc属于我,帅气属于火骨

下面开始正文

————————————————————

1.  
       在北方,有一座被雪覆盖的山,山上没有植被,只有光秃秃的岩石,被一层厚厚的雪被覆盖,荒无人烟,没有任何生灵。老人们说,在很久很久以前,这其实是座喷吐炽热岩浆的火山,有一条巨龙盘踞山内,龙逼迫人们给他打造了一个宫殿,宫殿里有无数从城镇搜刮来的金银财宝,而去夺回自己财宝的人们,再也没有回来过。

       但是某一天,山口被雪堵塞,再也没有涌出致命的岩浆,而且,也再也没有传来有哪个城镇被龙炎焚烧的消息。 火山和龙仿佛死了一般,或者说,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但是龙的宝物在北方的雪山里,这个说法经久不衰,起源于某个疯疯癫癫的邋遢酒鬼举着一个镶钻的金杯在酒馆里大声嚷嚷着,说这是来自雪山的龙之宝物。也不知道龙之宝物的叫法是谁先起的头,明明这些金银珠宝最初的最初,是属于人类和怪物的。

        也对,龙之宝物比“人类和怪物的宝物”好听而且显得值钱的多。

        “well,不管这说法是真是假,我已经来了。”sans拍拍屁股坐在地上,看着这无边无际的雪。绝对不是为了宝物,嗯,好吧,算是,最近房租越来越高了,自己这么不负责任的员工迟早得为了付清房租喝西北风。正好国王发布了龙的宝物的任务,他就来了。

       不是冒险,不是好奇心,不是拯救公主的勇士,他就是单纯的为了钱来的。挺不光彩的,是吧?谁让他是一个务实的骨呢。

       这里天气虽然很冷,还好身为骷髅怪物他没有皮肤,所以没有穿戴任何保暖用具,衣服穿的是日常装,背包里都是一些番茄酱,还有无聊时看的一本书——晚上睡前故事啥的,该睡觉的时候他可不想赶路。

       好了,休息够了该爬山了,他吸着番茄酱,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地图,地图是蛮老的,不过纸挺新的,谁没事带个古董出门呢?门…门…ok,真的有门,还是供人出入的门,厉害了,看来给龙打造完宫殿后也给自己留了条后路,不算笨。sans打了个响指,召唤出一个gasterblaster,他瞬移到它脑袋上坐着,拍了拍它的头,“往那儿飞,宝贝儿。”

       gasterblaster听话的载着他,往巍峨的雪山飞去。

       半个小时后。

       我讨厌找门。sans从blaster上跳了下来,脚下的雪渣很硬,是多年沉积结冰的结果,下面估计是厚厚的冰层。根据地图显示门就在这附近。

       但是这里只有该死的冰。直接轰开?不行,引起雪崩那不就白轰了,轰开一层盖一层。啊,好麻烦,sans靠着冰壁坐了下来,看着远方的阳光犯起了懒。这么好的天气来偷什么宝物,就应该躺在家里睡觉…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身后的冰突然陷了进去,sans警觉的回身看着那块冰, 整齐长方形冰面往里滑动,透过冰可以看到漆黑的石门在往后退,带着轰隆声响,然后移向旁边。

       尴尬的是冰坚挺的卡在那儿,带着誓死不动的觉悟,挡住入口。sans也不动,只是向那块冰伸出手,冰块泛起淡淡的蓝光,他控制着冰块把它从入口处中抽出,悬浮在自己面前。不出所料,切面平整,有些许魔法的附着。

       他走进通道后,把冰放回了原处,冰块和周围的冰层完美贴合,完全看不出任何缝隙,接着,石门关上了,阻碍了明亮的阳光。

       这就是门吗?还真是得靠运气啊。sans背对着石门,眼前的通道昏暗,只有随地散落的闪闪烁烁的宝石钻石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勉强照亮了通道。通道不长,能一眼看到尽头。

       龙之宝物。

       sans低头看了一眼那些宝石,抬脚向前走去。

       既然都来到这了,要拿,当然要拿最好的。

2.  
     
       “W…T…F…”
   
       就算是做好了心理准备,sans也没想到是真的金山。他穿过通道,看到了往下的阶梯,以及漫延到阶梯上的,金银珠宝堆成的山。这座雪山的内部被挖空,几根巨大的雕纹圆柱撑着山体,石砌的宫殿不华丽,却高大而宏伟,给人以最震撼人心的视觉冲击。宫殿的地面应该是有高低的,只是被这些财宝淹没了,只露出一些灰色的边缘。

       放眼望去,是数不尽的财宝与散落各处的已经有些锈蚀的半开宝箱,这些价值连城的宝物像沙漠一样绵延,一起散发的光辉照亮了整个宫殿,也充满了整个宫殿。

      没有龙,没有任何动静,没有如雷的呼吸声,龙果然是死了。

       一想到古老故事中的龙是睡在金山上的,败家如sans也要忍不住骂一句败家子。这么值钱的玩意儿居然用来当床??也不嫌硌得慌啊!用这些钱可以造不知道多少这个宫殿这么大的床了。

       不过,这些金币虽然多,但是想带走一定价值的金币可有些困难。他可以刨刨,说不定能发现稀有宝石,或者…龙骨。

       这么想着,他走下阶梯,踏上那些金币堆砌成的山。真没想到有一天他会踩在金币上,还在这么多宝物里挑挑捡捡:金杯…不值钱,不要;红石…丑,不要;紫水晶…容易碎不好带,不要……

       他一边走一边从地上拿出什么看看,然后又嫌弃的放在旁边,金币随着他的脚步往下滑,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在安静的宫殿里更显的清脆。真是个冠冕堂皇的小偷。

       sans身后的金币滑落,像是一条蜿蜒的小河流了下去,中间浮着大大小小的珠宝,而“小河”的源头,因为金币的流走,露出了被埋在里面的东西——红色鳞片覆盖的巨大的龙眼睁开,一层薄膜从眼珠上收回,任何金器都无法比拟的金色瞳孔像熔融的宝石,流转着光芒。黑色的竖瞳略微收缩,转动着,看向了那个渺小的不速之客。

        刹那间,地动山摇。

        龙站了起来,四肢稳稳的扣着宫殿里坚硬厚实的地板,无数金器从他红色的鳞片上滑落,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sans回身,在汹涌如海浪的涌动金山上跳跃着移动,努力稳住身形,他看到了那个来自遥远而古老故事里的生物。金红色的鳞片覆盖全身,反射着淡淡的光芒,巨大而具有流畅线条的身体有富有力量感的难以言喻的美。正如故事里所说,龙都是强大而美丽的。

        他可没忘后面一句,龙同时也是贪婪而暴虐的。

        我有一句mmp一定要写在你的脸上。sans想。

        说好的死了呢!这误会太大了吧?!

        “…呃…你好?”sans朝龙打了个招呼。不管怎么说礼貌点儿应该没错,古时候人们都很看中礼仪的,这只应该也活了挺长时间了,“我是sans,骷髅sans。”好吧,尴尬的自我介绍,感觉不太好。

        “…………………………………………………………………grillby。”

       出于意料的,一阵沉默之后,龙回答了他,不是想象中的难听沙哑的如石块摩擦的声音,这条叫grillby的龙,声音听起来就像一个年轻而温和的男人,“你好。”grillby点了点头,接着他趴了下来,像猫一样,只是立着脖子,看起来这体态更像坐着。

        还挺有礼貌。

        不对啊,他已经做好了我跑你追我再跑你再追然后爆seed大战三百回合的准备了,结果这龙的意思是来让我们坐下好好谈谈心最好再来一把昆特牌???

        龙会不会打昆特牌?

        地面已经平静了下来,在巨大的红龙面前他的身影是那么渺小,估计跑也够呛还不如直接瞬移出去。最主要的是,他懒啊,秉着能坐着就不站着的原则,他也干脆坐了下来。

         “很少有人能够来到这里。”龙看起来确实是很想聊天的样子。

         “因为没人像我这么闲得慌啊。”sans摊手,“其实也不难找,应该也有人能找到?”

        “有,但是他们都死了。”

        “你杀死了他们?”

       龙摇了摇头,“他们看到我都跑了,然后从山上掉了下去。”

        “噢…其实你长的很好看的,一点都不吓骨,吓不吓人就不知道了。”sans眨了眨眼。

        聊了几句之后,sans发现grillby并不像故事里那样残暴贪婪,从他的语言上和举止来看,他既具备龙的骄傲,也同时拥有适度的谦逊,说话的语气一直很平静,甚至谈到这个宫殿的来源,他也是波澜不惊。

       “故事里,龙逼迫人们给它造宫殿,龙炎焚烧城镇,掠夺财宝,是真的?”

       “是。”

       “哇哦,你干的?看不出,你不像会干这种事的…龙?好吧,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感觉。你挺好的。”

       “不是我干的,是我父亲,他屠了城,搜刮了财宝,造了宫殿,然后老了死了。”

        “诶?听语气…你不怀念他?感觉你谈论父亲的时候没什么感情。抱歉,问了私人问题,你可以不回答。”
 
        “嗯。”grillby点头,然后闭嘴了。

         “喂你真不回答啊,我就是客气一下。”sans哭笑不得,他已经由坐在金山上变成躺在上面,仰着头交流还不如躺着说话,“嗯…毕竟第一次见到龙,我爸是个科学家,有关于遗传之类的?我也有很强烈的对未知的好奇心,反正这里也没有其他人。”

         “龙是不是没有感情?你看起来无欲无求的样子。”

        “…………………………………有的,我喜欢闪闪发光的东西。”

        OK,童话并不都是骗人的,这种跟乌鸦那么像的特性到底是谁特么设定的?sans想像了一下喷火的红色乌鸦,赶紧摇摇头打消这个念头。

        sans问了一个他一直很好奇的问题。

       “你既然活着为什么不出去?你知道你睡了几百年了吗?火山都变雪山了。”

       “几百年前出去过,人类看到我都尖叫着哭着跑了。”grillby平静的讲述着很久之前的故事。

       龙从山口飞出,飞过野原,看到了森林溪水,看到了城镇,看到了人类,看到了怪物。人们看到巨大的影子遮云蔽日,想到了被焚烧的城镇,想到了被火海淹没的森林,想到了被蒸发的溪水,想到了焦黑的尸体,想到了如螳臂当车般覆灭的军队。

        龙来了!龙来了!

        万物生灵哭喊着,祈祷着,绝望着,痛斥着,愤怒的用矛和弓箭攻击着龙,却发现自己连破开龙鳞都做不到。龙在空中盘旋,然后飞回了火山,从此,再也没有出来过。一年又一年,火山熄灭,被雪覆盖,人们都说,龙死了,只留下一首歌谣轻轻的穿越时光,被世人吟唱。

        I see fire
       我看见火焰
        
        Inside the mountains
        掠过高山腹内

        I see fire
        我看见火舌

       Burning the trees
       舔过幽暗密林

        I see fire
       我看见大火

       Hollowing souls
       掏空同伴灵魂

       I see fire
       我看见火海
   
       Blood in the breeze
       空气中血腥弥漫

       I see fire
       我看见这场火

       Fire
       火

       And I see fire
      我看见这场火

       Fire
       火

       And I see fire burn on and on
       我看见大火蔓延了

       The mountainside
       整座山峰

3.
       sans抛了抛手中的宝石,这是一颗看上去就知道得多值钱的玩意儿,手掌大小,切面平整,晶莹剔透,纯净的白色,余晖照射在宝石上,折射出一束清澈的彩虹。别说房租了,这颗宝石的价值够他和家里人活十年有余。

       他离开了龙的宫殿,很奇特,他们达成了协议,sans每年都可以来这里拿一个宝物,代价只是跟这只孤独的龙聊聊天,讲讲外面的世界。故事书还真没带错,今天sans给grillby念了一天的睡前故事,然后他就在金山上睡着了,一直睡到grillby喊他起来,他走出宫殿才发现,已经夕阳西下。

        第二天的夕阳西下。

        在宫殿里,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有一个龙当朋友,真不错,而且也不是很麻烦,一年去一次,跟grillby聊聊天,谈谈心,宫殿什么的太冷硬了,他称呼龙的宫殿为,grillby's。

        不知不觉,他从每年去一次,到半年去一次,到想起来就去一次,到时不时就往grillby's跑,sans享受着这个巨大的秘密,没有告诉任何人,别人问起他去哪儿了,他也只是说,去工作挣钱。

        他也没撒谎,工作——跟龙聊天,然后获取报酬——值钱的宝物。当然,他都会偷偷卖掉,然后带钱回来。

        “你的货怎么越来越差了?”提米看着sans给他的水晶很不高兴,“这颗水晶上面甚至有裂缝!提米不开心!提米要打折!”

        “well,这可是有故事的裂缝,这个水晶是古代保护国王心脏的护心石,看这裂缝,这就是替国王挡枪的证据。”sans胡扯着,他头几年还会挑挑捡捡,专拿值钱的,但是最近他一门心思跟grillby调情去了,出门时是随便拿的看着好看的玩意儿。

       “真的吗!那提米出价50000G!”

        over,这段时间的饭钱有了。sans拿着一袋子钱扔到了gasterblaster头上,瞬移回了家。

        在grillby's里,大部分时间都是sans说,grillby听,sans能对着grillby说一整天的双关笑话,而龙也安安静静的听,没有露出任何的不耐烦,还听的很入迷。有时候,他们什么也不干,sans就靠在grillby的肚子睡觉,龙鳞虽然坚硬,但他是骷髅啊,他也蛮硬的,所以靠着还挺舒服。

        grillby看着sans,金色的龙瞳里流转着温柔的光芒,看着被圈起来的骷髅怪物,龙的神色像是在看最珍贵的宝物,这个宝物他不闪闪发亮,他不永垂不朽,他甚至不算赏心悦目,但他是他的宝物。

        龙的宝物。

        他蜷缩着身子,小心翼翼的把骷髅圈在怀里,他巨大而温暖的头颅轻轻的贴着sans,呼吸轻柔而绵长,几乎是无声无息,龙身随着呼吸缓缓起伏,让sans仿佛置身摇篮。在grillby身边sans总会有一种陌生却很舒服的感觉,他从未感受过,随着四肢一直攀到心里,到灵魂深处。

        如果他是人类,有皮肤,他就会知道,

        这种感觉叫温暖。

        但是命运总是不会让骨一直如愿。某一天,sans来到grillby's说,有可能这是他最后一次来。

        “你要去哪儿?”龙依旧是那么平静,他都没有动一下。

        “去打仗?嘛,反正怪物和人类要打起来了,为了我们的好国王我得尽一份力。”sans像以前讲笑话的那样摊了摊手,眨了眨左眼。

         对他来说真是笑话,人类其实挺可爱的,也不知道自己下不下的去手。应该能,战场他没去过,但是听说过,很残忍。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跑过来跟grillby讲,有点像在交代后事一样。还不一定会死呢,挺直你的脊梁骨,sans。骷髅怪物对自己说。

        走的时候,sans站在门口停下按下开关的手,他背对着龙,头也不回的问,

        “要是我被人类杀死了,你会去报复人类吗?”

       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答案,也许是会,又也许是不会。有点后悔问这个问题了,自己现在像一个恋爱中的少女,问的是,请问你喜欢我吗?这种白痴问题。他有点想骂脏话了,素质八连那种。

        grillby会吗?如果他参战的话,怪物一定会赢吧,人类会尖叫的逃跑,带着绝望抵抗,哭泣,然后恨grillby永生永世。恶龙,该死的畜生,他们会这么称呼他,还会编一些好听的歌,赞颂对抗龙的勇士,批判龙带来的恶行。

        他到底在期待什么?他有点讨厌这样的自己了。

        “……………………………………我不会。”

        身后传来龙的声音。

        “这是人类和怪物的战争,不是我的。我很感谢你没有问我,我能不能帮你,因为我不能,但是也不知道如何拒绝你。”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被人类杀死了,我不会做出任何事。”

         “我只会伤心。”

        sans忽然笑了,这,大概就是为什么他喜欢这条叫grillby的龙的原因。真的…不想走了。呆在这里很安全,他还可以把兄弟和父亲接过来,一直到战争结束,他相信只要他开口,grillby不会拒绝。但是,他不能,他是sans,是怪物王国的骷髅sans。

         回去了。他按下了开关,石门后退,轰隆轰隆的移向旁边,透过冰块往外看,夜空上已经是满天星辰。

        明天会是个好天气。

4.
        那是一段暗无天日的日子,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到处都是硝烟,到处都是战场,到处都是散落的灰烬,到处都是断肢残骸。

       血流成河,吹过沙场的风声都像是哭嚎。

       但是,战争总算是结束了。谁赢了?这个问题重要吗?战争,没有赢家,只有谁输得更惨。

       一个骷髅坐在残破的骨炮上,跌跌撞撞的往北飞,军服已经脏破的看不出原来的样式和颜色了,他的骨头也已经多处裂开。
    
       他快死了。

       他的父亲也死了,战场上那么乱,连最后一面都没见着。令人庆幸的是,他的兄弟并没有被派上战场,papyrus和其他平民被关在绝对安全的地方,严禁任何人给他透露关于战争的任何事情。

        安黛因他们带着部下去度假了,我也会去,等你成年后,进了皇家护卫队,她就会带你一起去。他是这么跟papy说的。

        他撒的谎一直很差,但是还好,听他说谎的人都不太会分辨实话和假话。他留给兄弟的钱应该够他一辈子花的了,还够papyrus随意捐赠给他人。

        身体快散了一样,sans追寻着记忆打开门,已经没有魔力把冰块抽出来了,他直直的撞上冰块,gasterblaster随着他的离去失控的撞上了冰层,撞的粉碎,变成了灰烬,他也跟着冰块一起跌进了通道。他扶着墙,站了起来,哆哆嗦嗦的从衣内口袋里摸出一包脏兮兮的番茄酱,他靠在墙上,撕开包装吸着酸甜的红色酱汁。

       他一辈子都没有怎么遵守过诺言,说好的上次是最后一次,结果他今天还是来了。

       眼前的冰块突然融化,魔法的气息消失,熟悉的覆盖着金红色鳞片的龙尾伸进通道,温柔而小心的卷起sans,放在了金山上。

       “你要死了。”龙说。

       “离死不远了,”sans喘了口气,把他的尾巴当靠椅,瘫金币堆上,他吃力的笑着,“死前来看你一眼,够不够意思?”

       “够。”龙接他的话。

       “你要不是龙,我是指,是像我一样的怪物什么的,一定是个浑身冒火却谁也烧不死的人。”

       “你说是就一定是了。”

       “你知道吗,怪物死后会变成灰烬,”sans抬头看着龙,其实他已经有点看不清了,只觉得满眼都是炫目的金红色,在那金红色中,离自己很近的,两个金色的圆那么好看。

       “我在人群里,没有丝毫怜悯之心的用gasterblaster轰来轰去,无数的人类死在我的手下,我的衣服被人类的血液浸透,也被身边的同伴化成的灰烬洒的满身都是。”

       “你知道为什么我的骨炮叫gasterblaster吗?我爸叫gaster,他是个科学家,我跟你说过的,他很早之前就知道有那么一天战争会爆发,所以他给我改造了我的骨炮,让骨炮的威力变得无比巨大,中了骨炮的人,绝对是一发必死抢救无效。”

      “他是个聪明到可怕的怪物。那个时候,我还很小很小,他是哭着把改造完的骨炮给我的。是那种无声的流泪,泪水涌出眼眶,划过他的脸,滴落在我的骨炮上。”

       “…咳咳…”sans喘息了几下,继续说,“我那个时候还不明白那泪水意味着什么,现在我明白了。”

       “在他给我gasterblaster的时候,就已经预见了我的死亡。看起来像是亲手把儿子往绝路上推,很狠心吧?”

       “但是没有gaster先生,你也没命到这了。”龙的头颅贴在地面上,静静地听骷髅讲述着,sans的声音太小了,小道他不贴近就听不清。

       “是啊,是啊,”sans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可他没告诉我他也会上战场。”

       我没能看见他最后一面,地面上都是血和灰,我都不知道哪一捧是他的。

       “对不起,grillby,我要死了,对不起。”

       骷髅怪物道歉着,哭着,龙只是温柔的把头贴的更近一点,轻轻的蹭了蹭着骷髅的身体,像是一个安慰的拥抱。骷髅的世界变得黑暗,他彻底看不见了。

      但是,好温暖。

      grillby没有哭,因为他没有泪水。

      他只是捧着那些灰烬,低下了头。

      龙守着他的宝物,日复一日。

      不久,龙的火焰熄灭了。

      龙死了。

      彻彻底底的,干干净净的,像故事里所期望的那样,死了。

5.
       在北方,有一座被雪覆盖的山,山上没有植被,只有光秃秃的岩石,被一层厚厚的雪被覆盖,荒无人烟,没有任何生灵。 老人们说,在很久很久,真的很久很久以前,这其实是座喷吐炽热岩浆的火山,有一条巨龙盘踞山内,龙逼迫人们给他打造了一个宫殿,宫殿里有无数从城镇搜刮来的金银财宝。

       富有冒险精神的人类决定探索这座山,找到龙之宝物。他们凿开冰层,破开山体,看到了那些满目的金银珠宝。他们欢呼着踩上金山,在金山上打滚,笑闹,捧起金币,然后跪着洒向空中,感受着金币砸在身上的疼痛。

       在人们还在欢呼雀跃的时候,有一个人发出了惊呼,他们来到宫殿深处,发现了盘踞着的一具巨大骨架——龙骨。龙骨盘着身体,以一种保护的姿态,中间好像有一个宝箱。
 
       龙都是贪婪的,这条龙将脚下的金山置之不理,而抱住这个宝箱,这个宝箱内一定就是传说中的,真正的龙之宝物!这个宝箱的价值将不可估量!

      这个发现让人们陷入癫狂,巨大的喜悦笼罩了他们,他们迫不及待的穿过巨大的龙骨,打开那个宝箱。

      但是宝箱里只有半箱子灰色的粉末,像是灰烬。

      这是什么?人们疑惑了,他们面面相觑,猜测着这是什么价值连城的宝物。

      不管这是什么,反正很值钱吧!毕竟是龙的宝物呢!有一个人类提出了结论。

      同行的人们赞许的点点头。

————————————end——————————————

文中的歌出自霍比特人2
巨好听,快去听

秉着独虐虐不如众虐虐的原则,我扛着四十米长刀来了bushi

希望你们看的开心

笔芯

评论 ( 45 )
热度 ( 240 )

© W.D.海葵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