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D.海葵鱼

火柴人好帅,沉迷企划
没事写写原创小故事
欢迎勾搭!超级好说话!

他的猫

反转森村裕x黑化江户川和也
吸猫中毒患者爽文
黑暗预警,施虐预警,角色死亡预警
全文3000+
能接受在往下看
————————————
献给 @狼笛
————————————
0.

  森村裕出神的看着他床上的猫。猫侧躺着睡着了,不过有点不安稳,时不时地,还在发抖。

  他坐在猫身边,轻柔的,带着怜爱,轻轻抚摸他的身体与毛发,从头到尾,一遍又一遍。有些颤抖的眼睑,微张的嘴唇,尖尖的牙,他脖子上的项圈与锁链,随着呼吸起伏的胸腔,和腿上禁锢行动的镣铐。

  浅浅的白金色皮毛,又细又软又长又顺,绕上他的手指,让他舍不得离开。他在猫身边躺下,把猫抱进自己怀里,感受着对方脆弱瘦削又柔软的身体,在自己怀里颤抖着。

  他的猫,这是属于他一个人的猫,绝不会让他离开。

  
1.

  森村看到了一只猫,大概是邻居养的。小小的,轻盈的,乖巧又安静,总是会路过他家。这是一只黑色的猫,大概是有西伯利亚森林猫的血统,年纪虽小,却已经显得体态修长,轻盈优雅,毛发蓬松柔软,让人想抱在怀里。

  有时候出门也能看见,仅仅只是有时候,猫都是神出鬼没的,让人摸不透行踪。碰见了,他就跟猫一起走,肉垫踩在他身边的地面上,却像是踩在他心上一样,小爪子一下一下挠着他的心,撩拨着他。

  运气好的时候,他能摸摸猫咪的小脑袋。

  但大部分时间只能看着,因为猫不喜欢自己主人以外的人碰他。

  一个夜晚,像是天破了个洞,噼噼啪啪地下着暴雨,击打着窗户,让人心烦意乱。森村已经有一段没看见那只猫了,听说是邻居家出了事。这么大的雨天,猫一般都会待在家里,也许是温暖的被窝,也许是暖炉附近。当森村以为猫不会再路过的时候,却听到了动静。

  猫蹲坐在他家的窗台上,浑身湿透了,比印象里的还要瘦小,安静又似乎有些无助的看着他。他把猫放了进来,摸了摸那只猫,猫不怕人,但也不亲人,猫没有躲,但也没有像其他猫咪一样蹭蹭他手指。猫只是低着头,任森村用毛巾把自己擦干。

  森村让他在自己家待着。

  要是这是他的猫就好了。森村想,他可以把猫关在自己房间里。不过他克制的,只是像以前一样,揉了揉猫的脑袋。

  猫歪歪头,用紫色眸子看他,温顺而安静。他的眼睛是美丽的紫罗兰色,很难想象一只猫会有这么深沉静谧如古井的眼睛。

  雨停了,那只猫走了,就像他来的时候一样,无声无息。

  后来,听说是邻居搬家,接下来的好几年,他都没有再看见过那只猫。

2.

  这几年里,他有想过养其他的。

  但是都不如那只能吸引自己,所以最后都丢掉了。

  森村后悔了。

  他不该放他走的。
  

3.

  再次见面,已经是五年后,某天,他又看到那只猫,像曾经路过他家门那样,踏着轻盈又优雅的步伐,一步一步,踩在他心尖。

  猫长大了,变得更好看,修长矫健的身体,有力的四肢。令人意外的是,毛色变了,不像曾经的黑,而是变成浅浅的白金色。虽然有所变化,但是他认得出来,就是那只猫。

  大概是他还记得那个雨夜吧,猫认识他,有时候猫会到他家呆一会儿,然后又走掉,像幽灵一样。

  要是这只猫是他的就好了。

  要是他才是这个猫的主人就好了,就可以不仅仅是揉揉对方的脑袋。

  他知道,这只猫很聪明,森村筹划了很久,忍耐了很久,终于有一天,他抓住机会,把那只猫关在了自己房间里。猫似乎不太明白森村想对他做什么,只是察觉到了危险,于是他亮出爪子与獠牙。

  虽然被关在房间,但是为了把这只不乖的猫摁在床上,森村还是受了不小的伤。猫的身体柔软又脆弱,他似乎是第一次听见这只猫的叫声,在他手下颤抖的叫着。

  森村骑在猫的身上,掐住对方的脖子,只要他微微收拢手指,这只猫就会被他掐死。

  猫凄厉又动听地叫着,让森村放他走。

  继续,还是让他离开?

  如果放这只猫离开,他永远都不会再经过自己家了吧?上次他因为心软放走了猫,之后整整五年都没有见过面,那种滋味,他无法忍受。

  他最终还是把猫关了起来,给他的脖颈戴上项圈,挂上锁链,脚踝戴上镣铐,拷在自己床边,任他叫,任他挠,没关系,只要在自己身边就是自己的。

  这么可爱的猫,怎么能放走。

4.

  “你看见和也君了吗?”某日,有人来敲森村的门。

  “没有?”森村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嗤笑道,“怎么了,条子把人弄丢了跑我这里找?”

  有什么动静从他家里传出来。细微的,咯啦咯啦声,不仔细听还听不到。

  “有人说你们俩认识看看是不是在你这,”那人偏头看了一眼森村家里,皱了皱眉头,“一个人住?”

  “是啊,不过最近养了一只猫。”讨论起他的猫,森村难得露出一个堪称温柔的笑容,“进来看看?不过刚来没多久有点怕生,你看把我抓的。”

  他说着,要拉起衣袖给那人看。

  “不了不了,要是看到和也君了请告诉我一声,他失踪好几天了。”

  “一定配合调查,慢走啊,还要喂猫我就不送了。”

5.

  你看到一只猫了吗?毛色是浅浅的白金色,紫色眼睛,有些西伯利亚森林猫的血统。

  没有。森村回答,不过有时候能看到他经过自己家门口。

  真是一只很漂亮的猫啊。他笑。

  那人走后,他把门关好,把堵在猫嘴里东西拿出来,温柔地吻掉他脸上的泪水,把猫抱在怀里。

  只要听话就会好过一点,为什么不乖呢?他对猫这么说。

  猫只是用被他剪掉的爪子,狠狠挠他。他不在意的擦去被挠出的血液,把猫拷好,扔在床上。猫又开始叫了,一声又一声,比刚来那会儿虚弱了一些,但依旧反抗激烈。

  真是一只养不熟的猫,森村想。

  不过他喜欢。

  只有在洗澡的时候,猫会乖那么一点点。森村有了解过,猫一般都怕水的,一洗澡就闹腾,但是他的猫不一样,他能感觉出来他的猫很喜欢洗澡,爱干净,是只可爱的猫。他用手指梳理猫的毛发,浅色的发丝比刚来的时候长了一截,微卷,弯弯绕绕着他的手指,他凑过去把这阳光似的发丝含在嘴里,噬咬着,吸吮着,接着可以吻到猫温热的后脑勺。他总是跟猫一起洗澡,他甚至买了一个浴缸让他们可以一起呆在里面,浴室里空气旖旎湿润,他帮他的猫揉搓身体,洗去汗水与不可避免的血液,猫在水里颤抖着蜷缩着,让他忍不住去吻他漂亮的背脊。

  他期待有一天,猫终究会明白他对他的爱,会温顺的蹭进他的手心,跟他撒娇,发出好听的声音,在他怀里安睡,这样,他就会解开猫的镣铐与锁链。

  不过,猫从未听话过,他反抗,叫骂,挣扎,逃跑,不给他一点温柔的机会。时间长了,似乎是猫终于发现自己无法离开这个地方,放弃了抵抗,开始绝食,什么也不吃,什么也不喝,无论森村对他做什么,也不会再叫。

  他怀念猫的叫声。

  他总有办法的,只是需要换一个方式,于是森村不再“温柔”的对待,不吃就逼着他咽下,不喝就灌进他嘴里,他把猫锁在自己怀里,一根根拔掉猫的指甲,揉捏他身体,用常用的弹簧刀在他身上割出一道道伤口,刻上自己的名字。

  听,猫在叫。一声声,不知疲倦。

  猫早已虚弱不堪无力挣扎,只能窝在他怀里,他颤抖又性感的呻吟让森村如吸毒般上瘾。

  他喜欢那只猫,太喜欢了,没有任何东西能比得上他的猫。

  不久后,猫死了,理所当然。

  是他最后一次施虐中杀死了猫?还是猫受不住折磨自杀的?森村已经不知道了。他只知道,他失去他了,他翻遍了这块不大的地方,却找不到猫的尸体,这像是神明对他的惩罚——如果神明存在的话。

  森村到处找他的猫,却从未找到过。

  他的猫,他的和也。

5.

  几天后,还是几周后,没有猫在身边的日子他活的浑浑噩噩,不知今夕何夕,一个无眠的夜晚,一只猫跳上他的窗台,熟悉的身影,轻盈的脚步,依旧是清冷的,漂亮的,浅浅的白金色软毛被月光照耀,像是散发出淡淡的光芒。

  是他的猫,他的猫回来了。

  他着了魔似的接近,猫没有走,像许多年前的那个雨天,不怕人,也不亲人。他把猫抱在怀里,放在床上,猫没有挣扎,正如他期待的那般温顺,接着,他掐住对方脆弱的脖子。

  他再次杀死了猫,这次,猫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没有叫,没有反抗,就这么被他掐死了

  尸体再次不翼而飞。

  不久后,猫又出现在他家里。

  一次,又一次,他重复着又重复。

  杀死对方。

6.

  房东敲了敲这个租客的门,这个年轻人已经拖欠好几天的房租了,再不交,她就把这个小伙子赶出去。

  从门缝里泄露出一股难闻的臭味,房东嫌恶的皱起眉头。

  昨天她敲门,没有人应,这次她是带着钥匙来的。房东抱着手臂,手指敲打着肘关节不耐烦的等了大概一分钟,接着她摸出钥匙,把门打开。

  一股令人作呕的腐臭味扑面而来,房东看着这一片狼藉的房间,双腿发软向后跌坐在地上,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

  警察们赶到森村家,他的房间墙壁上都是深色的污垢,经过检测,确认是血液。他们一个隐秘的隔间,发现了两具尸体,一具似乎刚死不久,是这个房间的主人,心脏处上插着一把弹簧刀,致命伤。而他怀里紧紧抱着的另一具尸体已经是面目全非,身上新旧不一大大小小的伤口遍布全身,好几处致死伤,时间跨度非常长,像是隔一段时间就被杀死了一次似得,这具尸体脖子上带着项圈与锁链,脚上也有镣铐。

  是失踪了很久的警察,叫江户川和也。

  没有人知道这个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江户川警官做了什么,导致这般惨无人道的报复。

  嫌疑犯已经死亡,动机也无处可考。

  最终只能以犯罪嫌疑人杀人之后畏罪自杀来草草结案。

7.  

  他用多少种方法杀死了他多少遍?数不清,记不清。森村像是陷入了一个无休止的轮回,这个轮回里,他跟他的猫永远在一起。

  他把猫紧紧的抱在怀中。

  怎样才能结束?

  他亲吻着猫的嘴唇。

  这次,森村没有杀死猫。

  猫杀死了他。

——————————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W.D.海葵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