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D.海葵鱼

undertale骨家GPs
吃骨兄弟和火骨!(*๓´╰╯`๓)♡
火柴人好帅
没事写写原创小故事,努力周更
欢迎勾搭!超级好说话!

【GPs】虔诚——初(上)

设定戳头像

日常死剧情,日常取名废

主线走什么啊?

恶魔兄弟和厌恶名利的教皇
最后安居到了一个小教堂开始日常

等等,主线走完了啊????

【G爹问号.jpg】

尴尬
————————————————

1.
       那个时候,gaster还不是小镇的神父,他当时是王城的教皇,有自己的别墅,地下室,众多教徒。他直接听命于国王,万众敬仰…但是,他正在给孩子们讲睡前故事——比起看着那些伪善的人们,他宁愿面对家里一群小孩子。

       当那个恶魔从虚空中出现狠狠地掉在地板上时,正在听故事的灵魂们吓坏了。孩子们发出无声的尖叫,在客厅的上方如受惊的鸟群一般乱飞,他们身后的空气中带出各种淡淡的颜色,看的gaster眼花缭乱。教皇轻轻的合上书,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把孩子们唤回自己身边。

       他走上前,看着那个正在咳嗽的不速之客。

       那看上去可不像是一个传言中喜爱玩弄人心的物种,兜帽下,他的右边的眼眶流出暗红色的血液,一片漆黑,而左眼里的蓝色光芒断断续续的闪烁着,似乎随时可能熄灭。他仿佛脱力一般,侧躺在地上,原本黑色的邪恶翅膀此时此刻像一个抚慰带有保护意味的拥抱一样拥住自己。情况可以说是糟糕透了,试问有哪个恶魔会让自己在人前陷入这么糟糕的境地?

       灵魂们发出呻吟,对恶魔天生的恐惧让他们瑟瑟发抖,半透明的孩子们躲在gaster的身后,又好奇的探出一排小脑袋去看那个在地面上喘息的怪物。

       他伤的很重。善良的绿色灵魂跟教皇说。他黑色的灵魂出现了细小的裂缝。

       教皇温和的点点头。但是他没法治愈他。

       “sans,”他说,“发生什么事了?”

       sans抬眼看了一眼gaster,然后缓缓的收回了翅膀。

      一个被蓝色外套包裹住的骷髅小孩安安静静的躺在他怀里,小孩被保护的很安全,他睡着了,但是睡的很不安稳。

      gaster明白了,他沉默了一下,叹了口气,然后接过那个小孩。

      “你的伤自己处理,papyrus我会帮你照顾。”

      教皇似乎永远都是那么平静而从容,没有什么能激起他情绪的一丝波澜,他抱着那个骷髅怪物,转身离开了客厅,灵魂们犹犹豫豫的看了那个狼狈的恶魔一眼,然后急急忙忙的跟上了神父的脚步。骷髅恶魔忽然露出了笑容,他吃力的翻了个身躺在地面上,终于松了一口气一般,自言自语,“呼…总算可以好好睡上一觉了,真是累的我差点‘散架’。”

       他被自己没营养的笑话逗笑了,看着天花板笑出了声。

       然后没有任何征兆的,他消失在了原地。

       地面上只有几块被血液浸染的刺目暗红,证明这里曾经有一个人来过。淡淡的月光透过窗户,透射下冷色调的光束,静静地抚摸着空荡荡的地面。

       一个安静的夜晚,是时候休息一下了。

2.
      “sans?sans发生什么…”

      “嘘…”sans将一根手指竖在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很罕见的,他打断了自己兄弟的话。他看起来有些紧张,“抱歉,bro,至少现在,安静一点,好吗?”

        高个子的骷髅恶魔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他像个受惊的小兽一样,警惕的左右看着四周,好像不远处有人在跟踪他们似得。这动作让sans忍俊不禁——这么一个可爱的怪物,怎么适合当恶魔呢?此时此刻,他们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正在躲避一些…麻烦。sans觉得把他们称之为麻烦很贴切,而且,过一会儿这些麻烦就要找上门来了。他得尽快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将这一切都了结。

        papyrus不应该是恶魔,他甚至每次跟人类聊天都像在给他们做心理诊疗,安利当然卖不出去。

       不应该存在这种不守规矩的同类。所以他接到了一个清除任务。

       他自然是没有完成。

       “bro,准备好了吗?”sans拉住papyrus的手,他眼眶里两只蓝色眼睛在阴影中熠熠生辉。在papy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伴随着sans一声“走了”,两只骷髅就消失在原地,几秒后,那个墙角被数十只恶魔包围。

        “…啧。”

       ……

        空间转移不能再用了,再用就要被发现了。sans和papyrus出现在一个城镇的上方,出现的一瞬间,sans背后的翅膀刷的一声张开,拉着他的高个兄弟就飞进了城镇,他们飞过人群,快的像一阵突然刮起的风。papyrus被牵着,隐隐约约感受到了什么不对,他们似乎在被什么可怕的东西追赶,在拼命的逃亡,sans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匆忙与紧张过。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要逃,只觉得应该跟自己有关。

        “sans,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地方吗?”papyrus问,“你看起来,有点慌…Neyh!”

        sans突然停下,papyrus话还没说完,直直的撞上了他的兄弟,惊慌之下下意识的喊出了自己的口癖。他们停在了一片墓地。他的兄弟悬浮在空中,扶着他的双肩,试图让自己笑的和曾经一样没心没肺。

       他忽然说不出话了,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让他有些无所适从。他是the great papyrus,本不应该有任何顾虑的。

         “不要多想,好吗?”sans说,“我一定不会让你出事的。”

         “我讨厌做出承诺,但是,你是我的兄弟,我向你保证,你一定会没事的。”

         “你相信我吗,bro?”

         看着sans的很吃力的笑,papyrus有些茫然,但是他拍了拍胸脯,一副很是自豪的模样,“伟大的papyrus当然相信自己的兄弟!而且以后也会一直信任他的兄弟的!”

         “我保证!”

         “很好。”sans笑了一下,这下有些之前的感觉了,他向自己的兄弟张开了怀抱,“是时候休息了,bro.”

        papyrus突然觉得一阵困意袭来,世界出现了重影,好像在隔着水看一般,他揉了揉快要睁不开的眼睛,困倦的打了个哈欠,“抱歉…sans,我好困…”他的声音越来越轻,终于是支撑不住向前倒去。

        sans接住papy,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地上。他对睡着的papyrus道歉。对不起,你如果清醒的话一定会阻止我的,我们没有时间让你给我心理诊疗了,兄弟。

        麻烦就快要找上门来了,他必须做出决定。不过也没什么好考虑的,不是吗?sans沉默着割开指骨,暗红色的血液流了出来,啪嗒啪嗒的滴落在地上,随着他的低声的咒语,血液自动形成一个魔法阵。看到法阵的形成,他随意舔了舔伤口,伤口上缭绕着黑烟,缓慢治愈着。

        有人要来了。

        意识要这点,他的眼睛匀速亮起蓝色的光芒,血阵缓缓流转,一张羊皮纸和羽毛笔出现在法阵中心。羊皮纸上已经写好了契约,只需要交易人的签名便可。

       “…也,想不出更低的筹码了呢。”他捏着那张薄薄的羊皮纸,好像它有千斤重。他拿起羽毛笔,默默地写下自己的名字。跟恶魔交易是没有好下场的,哪怕,是他自己。他别无选择,他可以失去一切,但是他不能没有papyrus。

       所有不顾一切的生物大多都一样。

       他已经逃的够久了,他需要一个终结。

       这便是了。手里的羊皮纸,从底部渐渐燃起了黑色的火焰。

       黑色的火焰烧完了羊皮纸,落在了papyrus身上,papy匀速发生变化,他额上的角,黑色的翅膀,还有尾巴通通被烧尽了,身体也在火焰中缩小。等黑焰从他身上褪去,悬浮在空中时,papy变成了骷髅小孩子的模样。

       熟悉的同类气息消失了,看来交易成功。

       这时, 空气中缓缓燃烧的黑色火焰匀速变成一个巨大的带尖锐指甲的黑色手爪,尖锐的手指伸入了sans右边的的眼框。

       愿望:papyrus失去恶魔身份,变成普通的骷髅怪物。

       代价:一只眼睛

       手指抓住了他的眼睛,以及他眼睛蕴含的力量,巨大的痛楚从眼眶处传向四肢,绵绵不断,难以忍受。黑色的手消失了,sans跪在了地上,捂住眼睛发出压抑着的痛苦哀嚎。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他几乎要无法思考,他的力量在流逝,他的眼前一片血红色——原来残阳如血是真的吗?他无端的想着,天空是血红色的,地面是血红色的,到处都是血红色的,他的手也满是血红的粘稠液体。

       但是papyrus是白色的。

       “你现在不是恶魔了,bro,我的任务完成了。”他疲惫的喘息着笑,“我保证过你会没事的,对吗?”

       sans忍住痛苦,脱下蓝色的外套包裹住小papy,颤抖着张开翅膀,摇摇晃晃的在天空中飞着,然后消失在原地。
     
——————————TBC——————————

说着不创au不创au,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脑子啊!!!

我控几不住我记几!!

脑了两个结局

—【屠杀结局】—

从王城一路杀到小镇

你走向试图宽恕你的骑士先生
你挥动手中的刀
你的眼前突然出现一片黑色,你的刀挥空了
黑色的恶魔冷淡的看着你,背后站着骑士先生
【人类,你亲手扼杀了唯一能够拯救的人】
【我在教堂等你】
你来到了小镇教堂
最后仅剩的怪物们聚集在教堂祭坛下的阶梯祈祷
神父坐在祭坛上为世人念诵祷文,视你为无物
你失去了忏悔的机会
骑士先生站在怪物的前面,依旧担忧的看着你,但是他不会再拥抱你
你失去了被拯救的机会
恶魔在空中悬浮着俯视你
【罪恶之人,应该在世人的目光下接受审判】
你终于感到罪恶爬上了脊背

恶魔衫不可被你战胜,你只能选择无尽的战斗,或者永远离开

—【隐藏结局】—
如果你一直待在出生点不动,那么你就会成为第七个祭品死去
gaster会来到这个房间
你有两个选择

1.重置时间线
2.成为gaster的第七个牧灵

——来自不想创au但是控制不住自己脑子的海葵鱼
依旧不是au,嗯,不是QAQ

评论 ( 9 )
热度 ( 84 )

© W.D.海葵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