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D.海葵鱼

undertale骨家GPs
吃骨兄弟和火骨!(*๓´╰╯`๓)♡
火柴人好帅
没事写写原创小故事,努力周更
欢迎勾搭!超级好说话!

【undertale】骷髅一家GPs (2)

8.
     sans开始有些心不在焉了。
 
     wingding字体,他都不知道这个网站有这个字体,毕竟,没有人会用。或者,也许这个网站是没有的,但是他相信那个人可以在任何地方用这个字体。

    可是那个人已经死了,在很多年前,消失了。所以他们才从实验室搬了出来,来到了雪镇。

     W.D.Gaster

     他们的“父亲”。

      sans已经没有心思解说了,但是还好papyrus很有兴致的在讲,他只是偶尔搭两个腔,来维持他摇摇欲坠的游戏主播的职位。好歹这也是自己的一份工作,他的房管深夜被喊起来也很不容易,还是要好好对待…个鬼。

      我回来了。他这么说。sans几乎要尖叫了,这么多年了,这么多时间线过去了,他看着papy一遍一遍的死去,自己也是一遍又一遍的死去,在他深夜被噩梦折磨的时候gaster在哪儿?现在回来又算什么?现在回来又有什么用?

      他们三个人一起生活的温馨日子已经太过久远,无数次的重置过去,他几乎已经不记得那些时光了。

      “BE CAERFUL”(小心)

      弹幕又浮上来这么一句,一样的,wingding字体。sans下意识的警惕起来,眼神瞟了瞟四周,魔力已经开始在身体里悄悄运转起来。就在sans思考发生了什么让gaster提醒他小心的时候,抱着他的papy突然一声尖叫,然后猛的收紧了怀抱。

       “啊!!!!!!!!saaaaaaans快跑啊!!”

       “咳!”

       sans感到自己被勒的呼吸一窒,眼眶里的瞳孔都消失了。他觉得自己的手柄快拿不住要掉了。papyrus紧紧的抱着怀里的sans说,“我我我我才不怕!伟大的papyrus才不不不不会被吓…啊啊啊啊啊啊啊sans这个女人好恐怖啊!!”
    
      小心,说的还是太晚了, gaster。

      电脑屏幕里,女人面目狰狞而可怖,她举起了手中的电锯。

      要死,各种意义上的。sans想,果然当papyrus的抱枕不是一个好的决定。
          
9.
      “今天就先直播到这了,大家早点休息,let’s have a bed time.”

      跟观众道别后,他起身想关掉电脑,但是papyrus搂着他,没让他动。papy看起来还没有缓过来,游戏里各种转角遇见“爱”的吓人要素让他有些害怕黑暗了,生怕下一秒在房间的阴影里蹦出来一个什么东西朝他发出怪异的笑声或者尖叫。

      sans安慰性的拍了拍搂着自己腰上的手,papyrus不情不愿的松开了他,又像个小孩子一样拉着他的袖子。

     “勇敢的papyrus会保护自己的兄弟!”他故作镇定的说,“所以sans别怕!”

     小个的骷髅抓住了他的手,低低的笑了:“有你在我就不怕,哥们儿。”

      “今晚一起睡?”sans推开了papy的卧室,papyrus的卧室一如雪镇,干净整洁,不像他的房间一团糟,“怎么说,确实有点吓‘骨’。”他没说谎,papy的尖叫是挺吓人的。

      “当然好!”papyrus破天荒的没有对sans的笑话表示反感,他只是突然意识到什么,然后隔着睡衣拍了拍胸口大声说,"不,我是说,如果sans你怕的话,想和我一起睡也是没问题的!"
     
       曾经,sans被噩梦惊醒的时候,papyrus总能及时赶到,他安慰着他,拥抱着他,拍拍他的背,然后告诉他一切都只是个梦而已。这个时候的papy不会嫌弃他乱糟糟的床,乱丢的袜子,满地的垃圾纸屑,papyrus掀开他的被子躺了进去,把他抱在怀里,像哄小孩睡觉一样。

       相拥而眠的姿势,不过立场却换了而已。

       sans耐心的告诉他,那个游戏里面的东西都是假的,没有科学依据,人类也没有魔法,现实生活中的幽灵也没有那么凶残,他知道的,幽灵纳普斯,多可爱的小幽灵,并不会像游戏里那样,目的就是吓死你。

      听着听着,papyrus突然问sans:“sans,你还记不记的爸爸?”

       “怎么了?”难道papy看到那个弹幕了?可是他不是专注于游戏吗?

       “小时候我们偷偷问alphys博士要了人类的恐怖片在晚上看,最后我们都被吓坏了。”papyrus回忆着,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papy没有那些被重置的冗长记忆,对于曾经那些日子记得比sans清楚的多。

       “我有点印象…”原来是这个吗,sans随口搭了个腔。他已经不太记得了。

       “最后爸爸也像你这样,抱着我们两个,告诉我们这个视频是不科学的,没什么好怕的。”papy把sans搂怀里,小声的说,“我想他了。”

 10.回忆

       最初的时间线, Gaster的实验室。

       走廊里闪着明亮的灯,穿着白色制服的怪物们捧着一堆文件急匆匆的赶路,交流着一些术语堆砌,他们听都听不懂的话。小小的sans牵着更小的papyrus像逆流的鱼一样穿过人群——怪物群?这不重要——走向另一头的放映室。他们还小,骨骼还很柔弱,gaster给他们穿着特别厚且柔软蓬松的羽绒服,带着手套,这让他们看起来像一蓝一红两个圆滚滚的球一样在走廊上滚。

      漆黑的放映室内,papy缩在沙发里等着sans放光盘,他晃着小腿,看起来很是期待。sans打开了电视机,放进了光盘。屏幕亮了起来,然后转变成一个画面有些昏黄的钟。

       钟的背后是天空,不过不是真的,是画出来的。如果他们看见过就会知道,这是黄昏,特提调出的气氛让黑色和黄色交织的云透露着些诡异,这是个动画片,讲的是地上的人类的世界,这让两只小骷髅眼前一亮。

       “准备好了吗?”sans拿着遥控器坐在papy身边,笑容有些欠。

       “好了!开始吧!”papy奶声奶气的说。

       sans按下了确认键。画面开始动了起来,人类的小孩子坐在秋千上,然后又转在了一个拿着箱子的人类那儿。听声音应该是个男人,不过语言他们听不懂,还好艾菲斯小姐给他们做了字幕。

        镜头拉向箱子内的字——暗芝居。下面浮现一个词语,他们不认识,不过字幕显示了【符纸女】。背景音乐有些渗人,画风也很诡异,人类都长得这么恐怖吗?骷髅宝宝有些害怕了。

       十分钟后。

        两个骷髅从坐在沙发上变成了紧紧的抱在一起,惨白的脸印着来自屏幕的光。他们屈起双膝缩成一团,努力把自己塞进沙发里。papy从sans怀里抬起头,喉咙里压抑着尖叫。

       “…papy还想看吗?”sans声音有些抖。

       这是他第一次问alphy借光盘看,alphy让他自己选。alphy的柜子上的标签是人类历史,他粗略的看了一眼,觉得暗芝居这个字挺好看。

        人类,经历了这么可怕的历史吗?!

         “为什么所有故事的结局都不给我们看…”papy的声音都带了哭腔,“我想知道他们最后都怎么了,到底有没有出事呀?”

       “他们做了什么错事吗?遇到了这么糟糕的经历,我们会不会也碰到这种事啊?”papy问sans。

       “不会吧,我猜。”

       屏幕里还在播放。那个叫优子的女人握着电话,停着电话另一头的真由美说,“我可以离开吗?我真的可以离开吗?”优子看着手中的电话,觉得真由美有些怪怪的。真由美给她讲了一个很奇怪的经历,今天晚上,她和透君一起开车去试胆,到了一个废弃医院。废弃医院,顾名思义已经废掉了,站在外面看都是一副十分荒凉的样子,又黑又脏,很是恐怖。两人下了车,真由美拿着准备好的手电筒跟着透君进了医院。

        真是的,都这么大了还去玩试胆。优子无奈的想着。

        “但是呢,透君走的很快,我让他走慢点,他还嘲笑我是不是怕了。”电话里的真由美声音有些失真,她颤抖着讲述着,“但是透君越走越快,我都要跟不上了,而且,他听不见我的声音的样子。”

       “透君变得好奇怪,他找到了一个锁着的房门,就想打开他,然后…”

       “然后?”优子接了话,“然后怎么样了呢真由美?透君怎么了?”

       “我不知道,优子,我好害怕,这里又黑又暗,我好想离开这里。我好害怕。”

       优子看向窗外,看到外面已经漆黑一片了,现在大概是深夜了吧?她举着电话安慰自己的闺蜜,“别怕,真由美,不然你来我家吧?”

      这个时候,优子家的门突然被敲响了,门外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是透君。透君一边敲门一边急切的喊着,“优子,快开门,快开门!”

       电话里真由美还在一遍又一遍的问:“我可以离开吗?我真的可以离开吗?呐,优子,我可以离开吗?”

       “优子,快开门啊!是我,我是透!”

       “今天跟真由美一起去废弃医院试胆,但是真由美到医院里面后就变得好奇怪,她越走越快,我都追不上她了。”

       “我可以离开吗?我真的可以离开吗?”

       “然后她不见了,我一直在喊她,找她。后来我才发现,真由美她…”

       “我好害怕,优子,我可以离开这个又黑又窄的地方吗?”

       “她的脸变了!她的脸不是自己的脸,是一个陌生男人的脸!”

        “呐…优子…”

        “优子,快开门啊!”

        女人拿着电话紧张的喘息着,拿着电话的手都是冷汗。她看着门那边,又看了看电话,黑色的电话像是链接着地狱一般,重复着凄凉的哭喊,一遍又一遍。优子咬了咬牙,丢掉了电话,跑向大门,她拧开门把手推开了大门。

       “透…”

       门外站着透君。

       他有着一张陌生男人的脸。

       剧终。

      这时候,突然有人敲了敲放映室的门。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沙发上两只球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尖叫,骷髅宝宝们抱在一起哭喊着:“爸爸救命!!!”

       门被猛的打开了,gaster有些惊慌的跑了进来,他打开了放映室的灯,昏暗的房间瞬间变得亮堂。他把两个孩子抱在自己怀里,坐在沙发上紧张的检查着两人有没有出事。一翻检查后,他松了一口气。灵魂很稳定,hp正常,没有受到伤害。小小的sans和papy扑到他的怀里,像两只受惊的小兽。

      “孩子们,发生什么事了?解释一下?”gaster把孩子们包裹在自己的大衣里,小孩子们哼哼唧唧的不肯说话,只是一个劲儿往他怀里钻。gaster搂着他们,抬头看向还在播放的视频,瞬间就明白了。

      天,他们两在alphys那拿了什么看了。gaster无奈的摇摇头,他关掉了视频,抱着他们走出了放映室。gaster的声音低沉而温柔,“sans,papyrus,你们抬起头来。”被包裹在大衣里的孩子们委委屈屈的抬起了小脑袋。

       “这个视频呢,是专门用来吓唬小宝宝的,里面都是假的,没有任何科学依据,也不存在任何魔法。”gaster低头朝他们笑:“你们见过幽灵的,记得吗?他们并不可怕。”

       “那为什么人类的幽灵那么可怕?”sans问。

       “人类没有见过幽灵,这是他们想像出来的。”gaster歪了歪头。他们走过明亮的走廊,走廊上已经没有怪物在走动了,除了他们,天花板上的灯随着他们的离开而一盏一盏的熄灭,“不过,就算有,那也是在人类的世界。至少我们明白,在这里是不会有这种专门用来吓唬人而存在的生物的。”

       “好了,现在很晚了,是时候睡觉了。”gaster走到卧室,他坐在了床上,“唔,下次如果还想看,我会陪你们一起的,别害怕,好吗?”

      “嗯。”sans笑了。他扭头看着旁边的papy,发现他已经抓着gaster的毛衣睡着了。

11.现在

      午夜,papyrus的卧室里,骷髅兄弟已经安然入睡,他们就像小时候那样相互拥抱着,相互依赖着。跑车型的床边,一团黑色的物质渐渐升起,形成一个人的形状。

     gaster看着他的两个孩子,轻轻的笑了,他的眼眶里有黑色的泪水滴落。

      “晚安,我的孩子,做个好梦。”

      就像许多年前那个夜晚一样。

——————————————————————————————
让我碎碎念一下

昨天晚上在寝室和室友一起看暗芝居

被吓的满脑子都是G爹救救我G爹救救我QAQQQQQQQ

这个辣鸡室友跟我讲只有晚上才陪我看暗芝居,这个辣鸡!

我真的怕这种啊…瑟瑟发抖

然后就脑补了一下才几岁的骨兄弟被吓的喊爹然后G爹来安慰他们的场景

就像基友跟我讲的,G爹如果是爹属性,那么一定是属于那种不会安慰孩子但又跟心疼自己崽

所以我这里就让G爹讲道理了ni

我只有一句话可以讲

G爹好可爱G爹好可爱G爹好可爱…

评论 ( 12 )
热度 ( 122 )

© W.D.海葵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