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D.海葵鱼

undertale骨家GPs
吃骨兄弟和火骨!(*๓´╰╯`๓)♡
火柴人好帅
没事写写原创小故事,努力周更
欢迎勾搭!超级好说话!

【undertale】骷髅一家GPs

新号确认!
终于可以没有顾虑的瞎jb产粮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沉迷GPs一家,这三只太可爱了!!!

本来叫GPS,后来朋友们说GPs更贴切,标题就叫做GPs好了!(sans这个身高梗永远玩不坏x)

亲情向,大概是没有西皮的

第一次写undertale相关根本找不到手感…以后修改叭!

写这个文最大的障碍就是,我根本不会双关笑话

向sans势力低头

………………………………………………………………………
1.

     “……”

     sans从被窝里探出头看一眼窗外,天有些蒙蒙亮,初冬的阳光并不刺眼,感觉不到温度,想想应该不暖和。窗帘泛起淡淡的蓝光,刷的一声合上,像被一只透明的手粗鲁的关上了。他缩了回去,把被子盖过头顶。太阳很美,但是不耐看,因为他现在只想睡觉,虽然他知道这个心愿已经达不成了。

     “sannnnnsssss!!”papy打开了他卧室的门——或者说是踹开的——papyrus已经穿好了他的战斗服,系上了红围巾,他快活的喊着:“该起床了你这个懒骨头!”然后毫不犹豫的掀开了sans的被子。

     sans眼睛都睁不开,他抱住了自己的那团被子试图挣扎一下,“嘿,哥们儿我已经…噗。”

     “sans收起你的那些烂笑话!”papyrus捂住了他的嘴——骷髅有嘴吗?这话有点奇怪——接着他一手提溜着sans睡衣的衣领,一手抓被子,把自己的哥哥和哥哥心爱的被子分开,“这么好的天气!我们应该出去和邻居一起晨跑来增加感情!”

      “我!伟大的papyrus!将会给这段友谊一个好的开端!”他把被子抱在自己怀里,并且坚决的表示不会还给sans。

     矮个子的骷髅举手表示投降,换来高个子骷髅一个胜利的笑容。他一直都这么惯着papyrus,向来如此,理所当然。

     希望他们的好邻居有足够好的心里承受能力,比如学着接受一大早上一个骷髅邀请你晨跑什么的。

      哦,不,是两个。他怀揣着恶意想。

2.
  
       显然,我们可爱的大腹便便的邻居大叔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看来我们的好邻居还没做好准备认识我这么酷的朋友的。”papyrus看起来有点泄气,让sans有一点点,真的只有一点点后悔用眼神威胁那个大叔了,不过还好papy很快就振作了起来,他握拳道:“我们可以给他送礼物!我亲手做的意大利面是最好的选择!”

        “我想好这期直播的主题了!送给好邻居的意大利面!”

        “你昨天的主题是,作为中餐的意大利面。”

        “sans!意大利面是世界上最好的食物!”papy义正言辞。他拉着sans就准备往超市跑,sans制止了——他选择走“捷径”。
     
        他不想踩在这么坚硬的柏油路上。

        自从来到地面上以后,最让人不习惯的就是空荡荡的,干燥的,坚硬的地面。在雪镇的日子太长太长,sans早就习惯那些洁白柔软,踩上去会发出咯吱咯吱声响的雪。雪镇的雪软绵绵的,会让人想起家里蓬松的棉被。

       反正他并不能感觉到冷,走着走着往地上一趴扒拉点雪盖着就睡的事也不是没干过。

       其实如果可以他并不想搬家,地面上的生活肯定不像以前那么简单,但是papyrus对地上的生活很期待,搬家的时候也很兴奋,甚至还很细心的提醒他带上了他的宠物石头,所以他就来了。

        原以为生活会挺艰难的,至少在找工作这个方面,他又懒又不上进,根据他对人类的理解,像他这种性格的人找到稳定工作蛮难的,如果要迎合这个世界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他懒啊,说不定以后要靠老板养活了。

        不过他似乎低估了人类对怪物们的好奇心。

        现在不但他有了可以窝在家里不出门的工作,papyrus也有了,那就是做主播。

         papyrus是美食主播,天天直播拆厨房,哦不,直播做意大利面,各种各样的。如果不是papyrus乐在其中,而且很多人愿意看他做饭听他讲话,按照papy来讲是屏幕里的朋友的话,他不会同意papy做直播的。

         只要papy开心就好。

3.
        某主播直播炸厨房月收入过万。

        大概指的就是papyrus。

4.
         这很神奇,就算是他也没想过原来还有这种工作,跟mett去做大众明星不同,他只要待在电脑前操纵一下键盘鼠标,讲讲他擅长的笑话,就有很多观众,还有直播的网站跟他签约。他最想要的,在家里工作。

      sans是网上著名的游戏主播。

     以双关笑话和懒洋洋的低沉且富有磁性的声音而出名。

     以上出自某百科。

     其实最开始他想直播玩暖暖的。因为躺床上就可以玩,而且操作方便,还不用脑子,多好啊!但是被alphy制止了,真可惜。
   
      “我,伟大的papyrus,来为大家做好吃健康营养的意大利面啦捏嘿嘿嘿嘿!!!”厨房里传来papy的开场白,“今天的主题是,给好邻居的美味意大利面!”

      sans看了一眼厨房,然后打开了papy的直播间,不出所料,弹幕大多都是为邻居默哀和表示想尝尝。这没什么,他一直相信不出多久papy就能做出能吃的东西了,只是需要一点点时间,他的兄弟就是这么棒。

      然后他开始刷弹幕。

       “又可以看papy小天使的视频啦✧٩(ˊωˋ*)و✧小天使的食物一看就知道很没(美)味呢!”

      完美的赞美之词。

5.

     约定好了的深夜,sans被精力依旧旺盛甚至是兴奋的papy从床上拖了起来,夹在腋下带到了客厅。

     sans在沙发上滚了个圈:“五分钟…再睡五分钟…”

     “可是已经到了约定的时间了sans!”papy不满的说。

     “哥们儿拜托,五分钟,OK?”

     “好吧,五分钟!我来计时!”papyrus妥协了,他打开了电脑认真的看着时间。

    得到同意的sans闭着眼伸出手在沙发上探来探去,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虽硬了点,但比没有好一点。他像一只毛毛虫一样缓慢蠕动着前进,然后成功的枕在papy的腿上。papyrus看到自己哥哥躺在自己大腿(骨)上,想了想还是抬起他的脑袋抓了一个柔软的沙发垫塞在两者之间。

     没有伟大的papyrus照顾你,你该怎么活下去!

     papyrus看着sans想。

    在深夜起来和papy一起直播恐怖游戏,这是他们两个的约定,papy还煞有其事的发了通知,说自己要跟别人一起直播恐怖游戏啦,然后艾特了sans,sans理所当然的转发了,这样两个人的粉丝都知道了这回事,直播的时候有人看当然好。papyrus一直想知道哥哥在干什么,当sans慢吞吞的跟他说在直播恐怖游戏时,这激起了papy的好奇心。高个的骷髅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开心的大叫:“我也要直播恐怖游戏!”
   
     “而且,是在晚上,关灯,用蜡烛照明,夜深人静月黑风高。”他故作阴冷,好似在讲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而我,伟大的papyrus,则会勇敢的保护我的兄弟sans免受恐惧的威胁!”

     sans懒在沙发上点头笑了:“是夜深‘骨’静。”

     “saaaaaaaans!!够了!不要用这种烂笑话毁掉气氛!”

     时间到了。papy敲了敲sans的脑袋,清脆而细小的响声从他脑袋处传来,“叩叩”,有点像敲门声。五分钟的安静似乎耗尽了papy的耐心,他急促而大声的说:“到点了到点了到点了!我们快开始!”

     “好吧…”sans认命的坐了起来,他有点后悔没什么没说十分钟了。papy盯着他,他挠了挠脑袋,再打了个哈欠,又拖着似乎很沉重的身体站了起来,接着摇摇晃晃的走了两步,然后意料之中听到了papyrus受不了的抓狂声,“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坐下!对,坐好别动!”papy把sans像抱小孩一样抱起来放在沙发上,转身迈着长腿雷厉风行的打开厨房的冰箱拿出一瓶番茄酱扔给他,然后轻车熟路的打开了sans的直播间,看着半屏图标,papy转头问:
 
     “sans,哪个游戏?”

     “生化危机7吧,最近这个蛮火的。”sans把番茄酱抱在怀里,半睁着眼看着自己的哥们儿给自己做好一切,喝了一口,然后提醒了一句,“我的手柄在抽屉里。”

      当他拿到手柄,和papy一起坐在沙发上的时候,直播间炸了,弹幕刷上了天。

      噢对了,这是sans第一次打开摄像头。半夜三更看到自己喜欢的主播突然变成骷髅,还坐在另一个以炸厨房出名的骷髅的怀里,这确实不是一个好经历,希望他们晚上不会做噩梦吧。

      sans不会承认他这是故意的。

7
     开始。

     正常。

     “OK,午夜好,这里是衫和…”

     “和你们的papyrus一起来为大家直播这个听说很恐怖很恐怖的游戏!特提挑在深夜!你们感受到恐怖的气氛了吗!”

      papyrus搂着穿着睡衣的sans兴奋的看着右下角的弹幕,弹幕里刷满了(´இ皿இ`) (;д;)(つд⊂)Σ(っ °Д °;)っ等表情包,还有一部分这样的文字:

      “woc好恐怖!!!”

      “感受到了…”

      “你们??你们??!!!”

      “打开直播间的那一刹那吓得我关了,现在我又打开了,有点想剁手”

      “我怀疑我关注了假衫”

      剩下一部分是这样的:

      “小天使不要看啊这个很恐怖的!!”

     “怀里那只声音好有些不符合骨龄的苏…”

     “骨龄的那个哈哈哈哈破站服hhhhhhh”

      “小天使你抱着你弟弟吗??他好可爱!好小只的感觉!”

      “麻麻我看到了两个天使!!”

      “我就知道papy桑不是一个人住的!说你怀里那个是不是你儿子!”

      ……

     谁是谁的粉丝一目了然了呢。

      “sans你看,我就说的没错,深夜直播的效果很棒!”papyrus为自己的决定而自豪。而深知真相的sans表示:对人类来说,我们显然比这个游戏更恐怖。趁papy认认真真跟别人解释,他不是他弟弟也不是他儿子的时候,sans选择忽视弹幕,开始操控手柄,很快,papyrus的注意力也转移到了游戏上面。

     进入游戏,视野里一片白茫茫的。左下有正在前进的进度条,在游戏里看视频,怪怪的感觉。

     “嗯…现在还不能操控,大概是cg…哇哦,宝贝儿你吓到我了。”看着毫无征兆突然从画面左边跳进来的长发美女用充满活力的声音对着镜头——可以看的出是这个女人录的像——打招呼, sans一如既往用懒散的声音说,虽然那平淡的声线实在听不出来他被吓到了。倒是抱着他的papyrus手下意识的收紧了一点,然后看到是个人类,又紧了一点,然后又放松了。

      sans突然有一个预感,当papyrus的抱枕是一个很坏的决定。

      “好的,画质不错…不过我们这是被关起来了吗?”sans对这个剧情有了一丝兴趣——很多恐怖游戏的剧情都是很不错的,这也是他选择恐怖游戏的原因之一。

      “我们看着我们电脑里的主角看着他的电脑里的视频有点怪怪的,”papy说,他看着游戏里昏暗的背景和惨白的电脑屏幕,有些紧张:“啊,他点开了另一个视频!那个女士是他的妻子吧是吧!主角叫伊森?这个女士呢?上个视频好好的这个视频怎么看起来这么糟糕!虽然她让我们不要管但是我们怎么能看着她受苦!我们能不能帮她?”papy有些担心,他看起来已经完全沉浸在游戏里了。

     “事实上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也许就是救出她,别担心哥们儿,她会没事的,大概。”sans没忘记自己还是个游戏主播,他并不专业的解说道,“主角伊森要去救自己老婆,然后作死去一个禁地,这大概就是事情发生的起因,噢,喜闻乐见的展开。”

     画面一转,转到了一条郊外的公路上,有一辆看起来应该是主角的车在公路上行驶。有时候的游戏就像一个很有代入感的电影,而且自己是主角,这种感觉挺不错的。

      sans喝番茄酱的时候瞄了一眼弹幕,弹幕突然看到了什么,愣住了,他舔掉牙齿上的酱汁,确信自己没有出现幻觉。

       “I AM BACK【请自动脑补wingding字体】”

       我回来了。某人说。

       一时间他甚至忘记了操作。

       “…sans?”

………………………………………………………………
G爹,我就服你
自动脑补吧…我已经无力解决wingding字体了…
复制上来自动变成字母
心好塞

评论 ( 20 )
热度 ( 141 )

© W.D.海葵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