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D.海葵鱼

火柴人好帅,沉迷企划
没事写写原创小故事
欢迎勾搭!超级好说话!

【前辈白王无差】然后他们疯狂的不可描述了

随手写!!!
大量私设,架空拟人,魂和主角双子设定
容器vessel是基因改造人,容器的最高荣誉是空洞骑士hollow knight
想写的正篇不写,只知道摸鱼
——————————————————
1.
     “咳,你们真的要听吗?”传说中的骨钉贤者坐在柜台后,看了一眼那怎么看也不能说是正常的几个小孩子,最后目光奇怪的落在了唯一的瞧上去像是领队的青年,“奎若…来着?”

      “有小孩子在场,这事…”他有些犹豫,但是目光却是幸灾乐祸的。

      奎若面色正经,认真的回答,“没关系的,贤者大人,
他们不是普通的小孩子。而且,白王和空洞骑士前辈的故事会对他们有帮助。”

       “vessel…吗。”斯莱搓搓双手,念叨着“容器也是孩子嘛…”“这种事怎么能随口说呢…”“对他们造成不可磨灭的影响怎么办”之类的话,一直到小格林扬言再废话就烧了他的店,他才尖叫着答应。

       一黑一白两个vessel看着这闹剧,开始思考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浪费时间和吉欧。

      “你们vessel是基因改造人,这你们是知道的,对吗?”斯莱看着几个人点点头,才继续说下去,“你们基因的改造不止对身体机能进行了大幅度的提高,同时也嗯……‘消除了感情’,他们是这么对你们说的?”

      “至于为什么消除感情,具体原因我也懒得想了,反正,结果已经这样啦。”斯莱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一手托腮一手点着桌面,“问题在于,感情是没法消除的,只能被抑制,或者阻挡… 那么情感是什么呢?激素刺激了脏腑和组织细胞以及各种管道,人们把这种从身体内部而来的知觉,统称为情感…你们两个为什么一副吃惊的样子看着我。”

      “抱歉贤者大人……”奎若收住表情,正考虑如何组织语言解释,而小格林已经嘴快并且不顾气氛振振有词的说出来了:

      “因为你像个老顽固老古董!从你嘴里说出这么科学的话好违和!”

      “你这个小王八蛋给我滚出我的店啊!!”

      无论怎么样,快点讲到白王和前辈吧。

2.
       为了让谈话继续下去,小格林被迫坐在魂的怀里被捂住嘴,任由他挣扎抗议,反正魂不会松手。

3.
       斯莱看了一眼被治住的熊孩子,松了一口气。也不再卖关子了,毕竟收了吉欧,他现在只想早点讲完早点关门打烊。他喝了口水,手虚握成拳在唇边咳了一声,

        “所以你们的情感并不是消除,是抑制了,”斯莱把手伸到脑后,手指轻轻敲了敲自己的后脑,“在这里,有东西阻挡了你们的知觉,所以你们不会痛,不会哭,不知喜乐冷暖,没有欲望。”

        “但是呢,有一个特例。”斯莱竖起食指,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坐正了身体——终于到正题了吗。“那就是你们心心念念的前辈,”

        “他是个很出色的孩子,各个方面,成绩永远顶尖,任务完美完成。但是呢,不是你们想的他有情感了,恰恰相反,他让别人有了比情感更糟糕的玩意儿。”

        “依赖性。”

        “每一个跟你们前辈搭档超过一个星期的vessel,离开了你们前辈,就再也没法独立完成任务了。因为他过于强大,‘反正只要有他,我什么都不做也能完成’。而和别人搭档时,缺少实战经验的孩子,也就死的贼快了。”

        所以这就是白王带走了前辈的原因。众人沉默了一会儿。依赖性是孩子们的天性,如果有一个人能让自己依赖,哪怕是vessel也无法抗拒吧。

        见孩子们都像听老师讲课的好好学生一般思考,斯莱仿佛看到很多年前自己的徒弟一样,一时之间竟发了个呆回忆了一下人生,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到底是年纪大了,就爱回忆那些有的没的。

        “白王把你们前辈带走后,一晃就近十年过去了。前辈成年那天,白王封他为空洞骑士,你们vessel的最高荣誉。当然,你们并不会感到荣誉。”

        “然后?”

        “然后那一天,他们疯狂的不可描述了。”

        奎若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了,“贤者大人!”

        斯莱充耳不闻,他自顾自地忍着笑,肩膀一抖一抖的,“也难为白王等到他长大了。”

        三小孩并不知道什么叫做“疯狂的不可描述”,但是通过奎若的表现都明白,他们不懂没事,奎若可以跟他们解释,于是三双大眼睛又看着斯莱,等待着接下来的故事。但是接下来的故事就如同脱缰的野狗一般往不可预料的地方发展了。

        “白王让工匠给那孩子打造了最好的骨钉。”

        “然后他们疯狂的不可描述了。”

        “贤者大人………”

        “白王给空洞骑士做了一个八音盒,他们在白宫里听。”

        “然后他们就着八音盒的背景音乐疯狂的不可描述了。”

         “贤…算了……”

         “后来一个叫做辐光的敌人来了。”

          “然后他们疯狂的不可描述了!”三个小孩异口同声的接话。

         奎若觉得自己的脑子里奔腾过一万只羊驼:莫诺蒙导师,当初你教导我认识世间万物,我无比感激,但现在我只想去死。他已经预料到出了这个商店之后,他们会围绕着自己问,奎若,什么是疯狂的不可描述?他该怎么回答?现场上一节生理课吗?他已经无法直视前辈和白王了好吗?!伟大的空洞骑士在哪里?!

       “当然不,然后白王死了。”斯莱看着小孩子们,一副图样图森破的表情,“而空洞骑士也去完成打败辐光的任务,至今未归。”

      “据说,最后一个见到空洞骑士的人,说他去了圣殿。”

      “再也没有回来。”

评论 ( 10 )
热度 ( 39 )

© W.D.海葵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