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D.海葵鱼

火柴人好帅,沉迷企划
没事写写原创小故事
欢迎勾搭!超级好说话!

【grillby x sans】memory (上)

本来是想写完再一发完结的
结果手机要送去刷机……
就…就分上下吧,哭泣

骑士grillby x 巫师sans

这个衫比较年轻,没有经历过那些轮回,跟原版比起来嫩了点儿xx

(好吧我就是在给我的ooc找借口)

能接受就往下看叭w

————————————————


    
       “艾迪,艾迪!!”穿着法袍的女人摇晃着怀里的男人,绝望的呼喊着对方的名字,她把男人抱在怀里,咬着唇止不住的落泪,姣好的面容因为悲伤和愤怒而扭曲。只消看一眼,就知道男人已经没救了,几根白森森的骨头穿过他的胸腔,还有一根直直的钉入心脏,他原本干净的猎装变得肮脏而残破,手里捏着的剑也断了,另一截,插在不远处的土地上。

        森林里,sans看着眼前这凄惨的生离死别,无动于衷,事实上他有点想打哈欠,天气很好,鸟语花香,阳光也很温暖,很适合睡觉,但是又觉得现在好像不太合适,于是他生生忍住了。

       大概是终于明白生命的残酷,她无论如何摇头,如何哭喊,如何祈祷,他终究是回不来了。女人抱着死去的爱人,抬头看着站在一旁那个戴着兜帽的骷髅,那眼神怨恨的像是要将那怪物蚀骨焚心。

       都是他的错。

       “巫妖sans,我以我鲜血为誓,诅咒你!”她的声音利剑似的搅进sans的脑袋里,带着泣血而绝望的撕心裂肺,“我诅咒你!你将忘记你的所爱,直到有一天你手刃那个人,才会想起来!”

        都是这个骷髅的错。

       女人的脸变得狰狞,她尖利的笑着,绝望而痛苦。

      “哈哈哈哈哈!你将永远,永远活在悔恨当中!”

       sans看着疯狂笑着的女人,终于还是耸了耸肩叹气,“这就是遗言?”巫师抬起了手,他的身周出现了几根白骨,骨头长了眼睛一般,一齐对准了女人。

       都是这个该死的骷髅怪物的错!

        “你不得好死!!!”

       你以为那女人至死都笑着的疯狂的脸和怨毒如蛇蝎的眼神会深深的刻在sans脑海里?不,他早就忘了。

       忘的一干二净。

 1.      
        王城,街道。

        人群挤挤攘攘,亚人,怪物,人类随处可见,小店的客人也是络绎不绝,街边有从远方来的异邦人,他表演着稀奇古怪的戏法,惹的围观的群众一阵拍手叫好。王城一直很热闹,而且一派和平。而有与这热闹格格不入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一个阴暗的巷子口,毫无征兆的出现,那个人个子矮小,穿着灰仆仆的蓝色巫师长袍,带着兜帽,他把热闹的人群扔在身后,无声无息的走进阴暗小巷。

        巫师在巷子里左拐右拐,天知道为什么这里有这么多岔路,而他看起来轻车熟路。走到巷子尽头,一堵灰色的砖墙横在他面前,阻挡了去路,他回头看看身后,然后抬手抚摸上那堵墙。

       他的手从宽大的袖子里露出,没有血肉,干净的白色手骨。

       手指轻轻的划过墙砖,然后将其中一块砖按了下去。

       机关被触发,窄巷右边一面墙凹陷了出了一扇门,石门带着摩擦声缓缓翻转,巫师闪身进了石门,窄巷又变成了普通的巷子。

       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探头探脑的走了进来,他来到巫师站立的位置,他看到那个巫师似乎按下了哪块砖,然后旁边出现了石门。来者思考了一下,试探性的敲了敲砖墙。很厚实的触感,实心的,坚硬无比。他抚摸着墙,试图找出机关。

        而在那人身后,几只蜘蛛吊着蛛丝无声无息的缓缓落下,盯着那个不速之客。

        蜘蛛们开始了编织,一根根白丝交结成网。

       该到午饭的时间了。

       门后,sans看着向下延伸的长长的阶梯,又回头看了看紧闭的石门,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他抬脚向前走去,然后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出现在阶梯的尽头。刚刚走了这么久,他实在是懒得走了。好奇心可是会付出代价的,如果有机会,希望跟踪他的那种族不明的不速之客能明白这一点。

        巫师走进了阶梯尽头嘈杂的房间。房间里鱼龙混杂,什么样子的人都有,猎人,战士,枪手,巫师…sans拉了拉立领,把自己的脸藏进袍子里,走进房间深处。

         “嘿sansy,”muffet轻倚着柜台,支着她小巧的下巴瞧着巫师可爱的笑,蜘蛛娘倒了一杯茶的递给sans,微笑的嘴角露出十分俏皮的小獠牙,“下次再利用我的宠物帮你解决小尾巴,你就准备成为我甜心的下午茶吧。”

       坐在座位上正在喝茶的sans被这猝不及防的威胁呛了一下,手一抖,瓷杯与托盘碰撞出清脆的声音。不用抬头也知道这个钻进钱眼儿里的蜘蛛娘绝对在用五只眼睛传达同一个意思——敢把我的杯子摔碎就等死。sans放下那个茶杯,他的手随意的搭在桌子上十分懒散的望着muffet。

         “有新任务了吗?”他歪歪头。

        “要不是甜心你效率高我真的不想跟你合作。”蜘蛛娘撇撇嘴,优雅的端起自己的茶喝了一口,也不回头,暗紫色细长的手伸向背后的木板,从上面揭下了一张简陋的手写的通缉令拍在了sans面前,她瞥了一眼那个巫师,不满的扭过头,“骷髅都这么小气吗?”

         “谁说不是呢,小丫头。”sans莞尔,他拿过通缉令看,“我上有老下有小的,日子难着呢,就得精打细算能坑则坑咯,你比我更了解这点吧。”

         “嘿,你没比我大吧!这便宜姐姐可不能给你这个小家伙占了。”

         “phffffffff…”sans发出了笑声。

        另一边,王城内部。

        grillby抱着头盔单膝跪地,背后的红色披风柔软的盖在他身上,在大理石地板上铺开。他静静地等待着,不急不躁,骑士面前的墙雕刻着王国的历史,给静谧的气氛染上了一丝凝重的肃穆。这个宏伟却不奢华的大厅里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人,大厅两旁砌了室内花坛,金黄色的花朵挤挤攘攘的开在花坛里,有令人欣喜的可爱。

       看的出主人照顾的很细心。

       “抱歉。”身后传来国王温和的声音,“等很久了吗?”

       骑士没有出声,只是摇了摇头,依旧跪的端正。“小毛球”国王挠了挠头,笑的有些无奈也有些可爱,“每次都麻烦你了,希望你不会怪我。”

        “为您效劳,陛下。”grillby微微笑了笑,他的火焰温暖而安静的燃烧着,一点都不让人觉得灼热难耐。

        “这次的任务是保护邻国的人类大使安全回国,这是他和他随从的资料,预定明天就出发。”国王把怀里的一叠资料给了骑士,后者双手接过了它,干净利落的站了起来,在国王点头允许后,转身离开了大厅。国王已经习惯了这个火焰骑士的寡言,说的少做的多,成熟又靠谱,每次的交代的事都能出色的完成,实在是个难得的怪物。

        啊,忘记邀请他来喝一杯茶了。国王忽然想到,不知道火焰妖怪能不能喝茶?等这次任务结束后,就请他喝茶吧!

2.
        雪镇,一个很不起眼的小镇,比起王城,它不大,街上的人不多,但却是一个很温柔的镇子。这里有不会消融的雪,永远摆着礼物的圣诞树,静静的河,轻松安详的气氛,还有温和善良的怪物。每一个来到雪镇的人,都会被这里的安逸所感染,放缓急匆匆的脚步,用悠闲而自在的步伐走过这片雪地。

        其实,雪镇是通往遗迹的必须经过的城镇,只有从遗迹,才能到达人类世界,明明应该是交通枢纽般的存在,却因为这里生活的怪物们而改变了。今天,人类大使就住在了这里,准备第二天早上穿过雪森,从遗迹那儿回到自己的王国。
       
        人类大使马车来的时候,街上的怪物们都报以善意的微笑,然后不紧不慢的继续自己手中一直不那么重要的事。这让grillby觉得一阵轻松,对这个小镇升起了浓浓的好感。这不是第一次保护重要人物,之前的城镇上的居民看到他们,总会诚惶诚恐的接待,带着强烈的兴奋,这种太过的热情总让他有种不适感,总是习惯不了。

        马车在镇子的边缘停下,旁边立有一个牌子“welcome to the snowdin!”像小孩子涂鸦一样画了很多意味不明的装饰。

        很棒的城镇,是吧?

        大使被安排在兔子小姐的宾馆住下,前台的兔子小姐似乎快要做母亲了,坐在柜台后的她肚子有些隆起,瞧着他们快活又幸福的笑。

        “一个晚上80G,钥匙拿好哦!”

       第二天,雪森入口。

       大使的马车缓缓行驶,骑着马的grillby跟在马车旁边,观察着这个森林。森林中间的这条路应该是人工铺成的,两边都是茂密的树林,树木高耸而笔直,像是守卫者一般,守护者这条道路。

       不过这个森林也是天然的隐藏地点了,要是发生了什么,往林子里一躲,没一段时间还真难得找到。这个念头突然蹦进了火焰骑士的脑子里,他甩了甩头想把这个想法忘掉。

       红炎在银色的盔甲下不安的燃烧,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grillby拍了拍马脖子,手一撑踩在马背上,轻盈的跳上了马车。他的爱马晃了晃长长的鬃毛,机灵的遵循之前的步调平稳前行。

       聪明的孩子。他想。骑士能感觉到马车里传来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如同雄狮嗅到侵犯自己领地的敌人气味。他示意车夫不要有所动静,继续工作,而他一手摸向了腰间别着的剑,一手猛的打开车门。

       他拔出了银剑,有火焰顺着剑柄一路燃烧到了尖剑,狭小的室内温度骤然上升,但是这熊熊烈焰在骑士看到马车内的不速之客却忽的又熄灭了。

       “grillby?”穿着蓝袍的巫师意外的开口。

       “………sans?”

       grillby比sans慢了半拍说出了对方的名字。他剑上的火焰熄灭了,但是剑尖依旧对准了这个不请自来的巫师。怪不得能在他眼皮子底下的潜入马车,原来是sans。在这里看到多年不见的旧识实属意外,特别是这种敌对的情况下。不大的空间里,他的剑指向了sans,sans召唤出的骨头瞄准坐在马车角落里的人类大使,而这个人类大使怀里抱着一个人类小孩——大使手里握着匕首贴上了孩子细细的脖子。

       有点奇怪,他隐隐皱起了眉头,为什么大使会用人类小孩的死来威胁sans?

       三个人剑拔弩张,一触即发,气氛胶着闷热。

       “嘿grillby,你不要阻止我,这个人类是个肮脏的人渣,”sans的左眼亮起蓝色的光芒,不过语调倒是一如既往的懒散,“他是个人贩子。每个误入结界,应该被他送回去的孩子都没有到家,有的失踪至今,还有的被卖做了奴隶。”

      “我的任务是杀了他,把这个人类小孩带回给我们……”

        “骑士!快执行你的任务,把这个刺客赶走!”人类大使见对方杀心未减,连忙打断巫师的话向骑士求救,他的音量因为紧张和恐惧不自觉的提高,“你不是奉命来保护我的吗!”

       马车外的人听到了动静,有凌乱的脚步声围绕着这个不大的马车,车夫也只得勒马停住。随从们惊恐又胆怯的朝里问着无关紧要的话,

       “杰尔特大使!里面发生了什么吗?”

       grillby无视了那些人,缓步走到两人中间,握着的银剑一直没有松开,也没有回应两人的话。他只是看了一眼那个被绑架的人类小孩,接着把大使挡在身后,“……尊敬的杰尔特大人,还请放过那个还不懂事孩子,我会履行我的任务。”现在更重要的是那个无辜孩子的安全。

       杰尔特如释负重的收起了匕首,穿着条纹衣服的小孩从他怀里挣脱,探头看了看巫师又回头看了看人类大使,他似乎没怎么思考就跑到了骑士身后。

        “你凭什么污蔑我,口说无凭,拿出证据来。”杰尔特大使拿出手帕擦了擦额边的汗水,在grillby身后朝sans冷静的说,“我可是人类的大使,我不知道你是听了哪来的传言想这么干,但是你应该明白,陷害我对你们怪物没好处。”

        “立刻就编出一段漂亮话了,”sans发出一声嘲讽的笑音,这个骷髅巫师动也不动,空中悬浮的骨头渐渐消失。他白色眼瞳在眼眶里转动,看向躲在骑士身后的小孩子,他掂量了一下自己能不能一次性瞬移三个人,或者能不能只带走小鬼而留下他抱着的grillby,“以后再收拾你也不迟……这小鬼和你的保镖我先带走了。”

        “后会有期,大使先生。”后者有点困难,干脆两个都带走好了。至于后果如何,骑士如何交差……关他屁事。

        听到sans的话,grillby下意识的把身后的小孩护在怀里,剑一横挡在两人前面。下一刻,原本稍显拥挤的马车消失了三个人,变得空旷起来。

        杰尔特看着空空的车厢,温和的面容变得阴冷扭曲。绝对不能让那该死的巫师和骑士把这事儿捅给国王,那个臭小鬼也得抢回来。但是有一点很让他在意——到底是谁走漏了风声?

        “来人啊。”他故作惊慌道,外面有人急急忙忙的推门进来,恭恭敬敬的低头。

        “那个火焰骑士grillby是叛徒,他跟一个叫sans的巫师把皇后的孩子掳走了!你们快通知国王!让他们抓住这两个人!”

         “晚了那孩子就危险了!”

2.
         “噢?不用剑指着我了?”sans拍了拍身上的灰,把蓝色长袍脱下扔在了沙发上,吧嗒吧嗒踩着拖鞋坐在旁边,他整个人陷在柔软的沙发里好整以暇的看着把剑收回去的grillby,“护送任务怎么办?”

         “啊,忘了,现在估计我俩通缉令已经在草拟了吧。”巫师发出了低沉的笑声。

         sans把他们直接从马车内瞬移到了他家里。grillby没有去过sans的家,但看着布局和他熟悉又自然的样子应该八九不离十。grillby低头看着这个安静又有些紧张的小孩,忍不住揉了揉他柔软的棕发。事发突然,他无法判断sans说话的真假,虽然他心里其实已经信了,杰尔特大使是以慈善事业出名的,人们都知道他的善良与仁慈,这么一个心善的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应该会保护住这孩子的安全,而不是用这个孩子的生命来威胁他人。

        “别怕,我们都会保护你的。”grillby没理sans的嘲讽,他把头盔取下抱在腰侧,蹲了下来,让自己的视线与小孩儿平齐,骑士身上的盔甲随着他的动作而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你叫什么名字?”

        “Frisk。”小孩说。

        “小子,你为什么会到怪物王国来?”sans也有点好奇的问了一句,“你父母呢?”

        frisk往grillby身边缩了缩,像警惕的小动物一样防备着这个危险的骷髅。见他紧紧的闭着嘴不做声,骷髅无奈的摊摊手,瘫了回去。

        “先自己随便看看去吧。”

        grillby说着话的时候看着sans,看到骷髅点了点头,他才拍了拍frisk的后背。待孩子走远,跑到一旁的桌子上去戳盘子里的石头,他站了起来。sans往旁边挪了个位子,拍拍沙发示意他坐过来。骑士把头盔放在茶几上坐下的时候,身上坚硬的盔甲压得沙发一沉,grillby下意识的又站了起来。

        两个人忽然沉默了一下。

        已经到室内了,是不是应该把盔甲换了?

        巫师看着沙发前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骑士,单闭上右眼微微耸肩摊了摊手,“我要是问你有没有带换的衣服,估计也是摇头了。”

        见孩子依旧在看那个颜色奇怪的石头,sans示意grillby跟他上楼,来到他的房间。“我去找你能穿的衣服,你随便看,东西别动就行。”话音未落,他就消失在了原地。grillby就站在门口的位置,看着这个不大的房间:sans的房间很乱,能感受到空气中的魔法元素在房间里不稳定的窜来窜去,扰的纸屑乱飞,地上的袜子也是到处都是。他房间里没有床,只有一张床垫铺在地上,被子团成柔软的一团,也不知道该里面包了什么东西,大概是枕头?grillby看到这个场景,突然安心的笑了。真是跟在热域的那段日子一模一样。

       他走到房间里唯一比较整洁的桌子边,桌子上摊着一本打开的书,怎么说,那还就是那种每个单词都能看懂连在一起就很莫名其妙了。原本他以为是魔法书的,这么看来应该不是,更像是某种专业理论书籍。以他的知识量看不懂正常,天知道他的成绩其实还不错,只是跟sans比起来还是差了一大截。其实papyrus也不比sans差,只是papy对这些没什么兴趣,倒是对他的剑术和undyne的枪法更热衷,所以这方面就落下了。

        “看书看入迷了?”熟悉的慵懒声音从背后响起,sans扔给他一件白色毛衣跟一条黑色长裤,“这是我爸放家里的,凑合着穿吧。”

       “gaster博士还住在热域吗?”grillby见sans并没有回避的意思,也就不在意的开始换衣服了。多年的刻苦训练,骑士的的身材很好,脱衣有肉,穿衣显瘦,薄薄的一层安静燃烧的红炎下,可以隐隐约约看出金色躯体上的流畅肌肉。

       也不知道一个火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好的身材。papy看到了会很羡慕吧…也不一定,papy估计会想要更过分的,那种肌肉猛男型,因为他觉得这样很酷,而grillby还差很多。gaster比grillby高瘦一点,衣服穿在grillby身上还算比较合身,只是袖子盖到了手背。等会儿再把他的巫师袍子披上去遮住那张扬的火脑袋,应该就行了,出去应该没人能认的出来。sans在一旁抱臂打量着,“嗯,跟他的AI过二人世界呢。”

        “AI?”grillby整理着毛衣的高领,有些疑惑。

        “叫CORE(核心)。”sans懒洋洋的吐槽,“去年的事了,他设计了一个学习型人工智能帮助他研究。说是造了个助手,我倒是觉得他更像造了个老婆。”

       “说起来我跟papy都是他的研究成果,老婆孩子都是一手造出来的,也算是科学家中的人生赢家了吧。”

3.

       热域,gaster突然抖了一下,博士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下意识看向雪镇的方向,却忽然又很快反应过来自己在实验室,看不到雪镇的家。

       “博士,怎么了?”实验室里响起了一个充满磁性的男性电子音,“您很冷吗?”

       “我没事,”gaster收神,继续记录着一些数据,“大概是儿子想我了吧?”

4.
   
       换好衣服后,他们回到了楼下。

        “你问。”他仿佛知道grillby在想什么,骷髅sans继承了他父亲的智慧,一直都聪明过人。

        “你从哪儿得来的消息。”grillby也不客气的问了。

        “muffet那儿有人发了悬赏,曝光了杰尔特的事情。杰尔特事情做的挺隐蔽的,大部分孩子确实是被送还给了父母,只有少部分被卖做奴隶,甚至提供给了一些有钱的恋童癖。”sans看着一旁的frisk,语气听不出悲喜,“能走失到怪物王国的孩子本就疏于父母的管教,惨点儿的甚至是被抛弃。人类与我们怪物交流本就不多,全靠大使一张嘴。那些孩子就算就此不见了也只是算失踪,怀疑到走到我们国家就已经不太可能了,怀疑谁都怀疑不到大使身上也情有可原。”

        “是谁走漏了风声,至今也不知道。”sans抬手,frisk正在戳的石头渐渐泛起一阵蓝光,悬浮在了空中,小孩儿好奇的去抓,而石头却对他若即若离,每次即将抓住,却又从他手中溜走,像猫儿扑逗猫棒一样玩的不亦乐乎。sans抬起一根手指悠闲的滑动,控制着石头逗着小孩儿,他说,“我也不是一开始就信了的,去人类世界调查过。你知道,人类世界有那种黑暗的地下拍卖场,就是拍卖各种违禁品,包括活人,甚至还有怪物。我在这里找到了证据。”

        grillby暗暗皱了眉。

        “我偷偷翻过被藏的很隐蔽的拍卖记录——说实话确实找了我很长一段时间——记录有从大使从怪物王国中带走的小孩儿。”

        sans的语气有点发寒。

        一旁的小孩儿总算是抓住了石头。他感觉石头的触感有什么不对劲,张开刚刚抓住石头的右手,发现手心里有少许的粉末。他歪头看了看,又凑近闻了闻,最后伸出舌头舔了舔指尖。

        甜甜的。
  
        饿了,他咽了口唾沫。

        “frisk,这个可不能吃。”grillby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frisk身后,小孩儿抬头看着骑士先生从他手里拿走了那个“甜甜的石头”。骑士先生不一样了,没有穿盔甲的骑士看起来更温柔。frisk鼓起了腮帮子,抓着他的裤子踮起脚尖伸长了手去抢。

        grillby看着白色手套上粘上的糖粉,无语的回头看着sans,“……你为什么往石头上撒糖粉。”

       “这是世界上最棒的兄弟给我的宠物喂的食,你有意见?”sans朝grillby勾了勾手指,他手里的石头听话的泛起蓝色光芒,晃晃悠悠的飘到了sans脑袋边上,“来,跟他们打个招呼。”石头上下摆动了两下,像是在点头似的。

       grillby无奈的笑了。都是这么大的骨了还像个小孩儿似的。

        “拍卖记录你弄到手了?”

        “没有,这也是为什么带你走的原因之一,人类世界魔法元素不够高,我不能随意的使用魔法,需要你的帮助。”sans看向grillby,露出了一个有些狡黠的笑,“让小毛球国王应付大使吧,我们去人类王国。”

        “一起去把拍卖记录偷出来。”

       frisk抱着grillby的腿,面无表情。

          与此同时,王城,王宫。

     “国王!艾斯戈尔国王!放…放开我!”

     王宫门口有些吵闹,Asgore把茶杯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站了起来,正准备去前殿招手让那女孩进来时,突然发现自己还是一身家居毛衣和拖鞋。

      国王赶紧换了身衣服,把长长的紫色披风披上。他问身边的Toriel,“我穿的还得体吗?”

      “行了小毛球,快去吧。”王后本想笑着的,却忍不住还是满脸担忧,Toriel拿起一个相框,相框里三只羊怪物——他们一家三口,“希望frisk没事。”

      Asgore小心的抱了抱她。他知道自己妻子有多担忧那些孩子们,她总是这么慈爱和温柔。 自从Asriel离开怪物王国到了人类世界,Toriel有时候就会无端的有些患得患失。她太爱孩子了。

       况且天气这么好,本应该坐在家里和心爱的怪物一起喝茶的时光,却发生这么一些奇怪的事,实在是破坏气氛。

      “晚安骑士,让那孩子进来吧。”

       他坐在前殿的王座上温和的开口,声音不大,却能让门口的两人听见。green从门口跑了进来,她绿色的火焰在空气中跳跃着不安。身着学生服的小火女双手在胸前握拳,一进来就急急跟国王说,“国王你要相信grillby!哥哥他是不会做出伤害别人的事的!”

      “他…他是个好骑士!我了解他!”green有些局促不安,和她哥哥一般的金色眼睛如同熔融的宝石,里面流转着慌张与不解。她当然相信自己的哥哥,但她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热域的朋友们也很迷惑。

       怎么突然就有人在墙上张贴了grillby和骷髅sans的通缉令了呢?

       他们几乎从未见过通缉令,除了故事书里。
 
       “是的,我们也想相信他,”国王注意着用词,他必须注意,这是人类大使的请求。他派给杰尔特大使的守护骑士却跟一个“来路不明”想要刺杀大使的巫师一起跑了,原本应该今天就到人类王国的使者只能暂且回到王城被保护。如果他直言相信grillby,就是对大使的不信任,进而就是对人类的不信任。
 
       他不想与人类发生不必要的争斗,哪怕他非常信任自己的守护骑士,此时也不得不委屈grillby当一会儿通缉犯了。至于当多久…

       “事情在发生转机之前,我们只需要等待。”国王拢了拢披风,他朝green温柔的微笑,“至于现在…要不要去我家喝一杯茶?Toreil会很开心你能来的。”

        ……

        “Asgore你是认真的吗?”骑士长抱臂倚靠在门口,语气如同她头发颜色一样暴躁而充满活力,Undyne身着盔甲,怀里抱的长枪枪尖抵着门框。

       她手下的骑士居然跟一个巫师跑了?!还是最优秀的那个,真是难以置信。而且那个巫师还是papyrus的哥哥,那个sans。为了不让papyrus看到通缉令天知道她废了多大的心思。

       “这两个人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坏脾气的undyne忍不住用手锤了一下墙壁。

      国王笑不自知,只是走到骑士长身边,问她,“你觉得grillby会叛变吗?”

      “…明知故问。”骑士长把头扭到一边,长长的红发从肩甲处滑落几丝,她控制了音量,“我当然相信我的骑士们。”

      “是啊,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国王赞赏着,“我以为你很讨厌他。”

       “我确实不喜欢他,”undyne看着Asgore的眼睛,似有些不耐,有些纠结,“他太沉默,太收敛,我永远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明明是火人,却沉默的像快石头,一点火焰的激情都没有。”

       “你明明生活在安静的瀑布却也吵闹的如同热域的孩子们一般。”国王打趣道。

       “……啰嗦!”

       “跟我打一场吧Asgore!”骑士长后退一步把枪尖指向一边,她露出的笑容张扬又自信,“这次我不会再输了!”

————TBC————

下,遥遥无期ni

评论 ( 7 )
热度 ( 65 )

© W.D.海葵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