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D.海葵鱼

undertale骨家GPs
吃骨兄弟和火骨!(*๓´╰╯`๓)♡
火柴人好帅
没事写写原创小故事,努力周更
欢迎勾搭!超级好说话!

给QuiNn的生贺——昆,生日快乐!

晚了一天……我是个傻子!!!!

用的群中火柴人的背景!

昆大宝贝生快啊!!!!

艾特一下寿星 昆 @QuiNn

——————————————————————————

1.
     昆坐在柜台后面,看着在咖啡厅内穿梭的果冻,有些失神。神游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自己又忘记理来柜台点单的客人了。【要好好对待客人】,他记得果冻的话,于是他看着顾客笑了笑,“黑咖,加奶不加糖,好的谢谢,等会儿给您送到。”公式化的语气,甚至用上了敬语。这位客人已经是熟客了,瞧着昆的眼神有些复杂,几度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付了账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走神的次数越来越多,是不是年纪大了?明明还年轻,他自嘲的笑笑,干脆托腮专注的盯着果冻发呆。咖啡店里温暖的灯光笼罩着果冻,他蓝色的柔软的手总让昆想起某种酒,叫什么名字来着,蓝的特别好看,好看的让人怀疑根本不能让人喝。

      记得曾经他们是换过来的,果冻是老板,坐在这儿,而他是打工仔,去端盘子点单——那段时间昆还把自己收拾的像那么回事儿。

       打碎杯子跟客人一言不合就打起来时果冻还会面无表情的威胁他扣工资。回望现在,这种工作态度怕是薪水得扣完。

     【不会的。】

       他知道果冻不会的。他现在无论做错什么,果冻都不会用扣工资的方式来威胁他了。

       昆摸了摸脑袋边残破的羽耳,顺着耳朵又抚上眼睛。他捂着那只已经看不见的眼睛,心如止水。疼,其实也没那么疼,只是果冻觉得他疼。赛后温给他治疗的时候,果冻看着他时的脸仿佛被打上一层蜡,僵硬的不行。

       他适应了很长一段时间:羽耳接受到的紊乱又破碎的的信息,时常的头晕,连走路都会跌倒,被放大的无法遏制的疼痛,右眼的视线一天比一天模糊酸涩,终于有一天,他失去了自己的右眼。

        “会好起来的。”果冻一本正经的说,“至少不会更糟了。”

        sweet。说的真好,至少不会更糟了。比起莫语和J,他是幸运的。

        用来瞄准的眼睛与接受信息的羽耳都失去了,他还能做什么?噢,他还可以在街头拉大提琴,靠卖艺养活自己。看,生活如此他娘的多彩。

        现在他的那只眼睛不会痛了——因为完全瞎了——走路也稳当了,头晕的次数很少了,除了从那该死的耳朵那儿传来的阵痛和接受的信息依旧混乱不堪外,一切都很好。

        还可以看着果冻发呆,还不会被扣工资。

        真挺好的。

2.

        今天有些奇怪,咖啡店没开张,果冻已经在厨房呆了一个上午了,还不让他进去。他虽然信息接受能力废了,但是脑子还是在的。所以今天是什么日子要做点好吃的来庆祝?

        庆祝他们俩认识几周年?呃…其实真的没人会记他们是几号认识的吧…所以他们到底认识几年了?昆懵了,他没有像海葵那样有写日记的习惯,忘了还能翻翻,他日子一天天过的像混吃等死一样颓废,别说几号了连现在几月都不知道,只知道今天星期几,因为咖啡店每天的优惠折扣不同。

       还是说是某个适合团圆的节日?果冻一直都挺喜欢这种传统的东西的。啥节?为我们的友情干杯节?

       还是……今天有聚会?这个比较靠谱,比赛前一起去海边玩的那样,烧烤味道不错。意思是说那些个混球都在今天到果冻的咖啡店聚餐,为什么是今天?庆祝他们认识几周年?
       
       居然操蛋的绕回来了。 昆揉了揉头。所以到底是第几年。

       “铃——”门上挂着的铃铛打断了昆的思绪。

       他抬头,看到两个熟悉的人推门进来了,一灰一红,是冥珞和海葵。

       “哟,好久不见啊,两口子度蜜月完了还知道回娘家看看?”他抬了抬下巴就算打招呼了。

       海葵听完一个趔趄。

       “你想当娘家得想清楚,我跟他爸妈可是都死绝了,你怕是要去地狱那去当娘家了。还是说你母爱泛滥想抱孩子?那你可以求求这个小家伙,”冥珞长长的手一把揽过海葵,带着戏谑的笑容说着,“他懂得可多了,说不定能帮你想想办法,比如一个长着兔子耳朵的小果冻什么的,我还可以现场取名,叫巴尼怎么样,……p……嗯……小兔子?”

        冥珞在海葵眼神的示意下硬生生的把【破耳兔】憋了回去。

        真是个混球,昆咋舌,自己每次都说不过他,“少说那些操蛋的废话了,赶紧走赶紧走,趁你的小家伙还没……嫌你烦的时候,抓紧时间一边玩儿去吧。”他赶苍蝇似的对他们摆手。

        趁海葵还没死的时候,他本来想说这个的,虽然在场的都懂,但是如果说出来还是显得他像个混蛋。

        其实他俩都挺烂的,那句话说的好,你是怎么样的你的朋友就是怎么样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消停点儿。”一直都没出声的海葵开口了,他无奈的笑。这似乎是昆第一次听到海葵的声音,大概是十几年都没说过话的缘故, 挺沙哑的,不过挺好听。

        虽然话依旧很少。他指了指单子上的招牌咖啡和一旁的空杯子。昆懂海葵的意思,一杯招牌咖啡和一杯水。

        他懂极了,“抱歉,今天不开张,看到门口挂的吗?今日休息。”他托腮瞧着他两笑。

         “如果是门口的话,我把牌子翻过来了你信吗?”

        另一个声音接了话茬,他们回头,看到了一个个子小小的人。

        “嘿,昆,海葵,冥珞,”温可爱的笑了,眼睛都眯了起来,头上的小花似乎也感受到了开心的情绪,愉悦的摇摆,“好久不见!”他挥手。

        温身后的门被关上的前一刻,一只手撑住了门,种伞一脸埋怨的从门后探出身子看着温,他摸了摸鼻子,“你别忘了你身后还有个人!差点被门撞到脸。”

        “哇抱歉抱歉,”温回身朝种伞双手合十,不好意思的笑了,他吐了吐舌头,“我太高兴了,你们快进来吧。”

        你们…? 昆的手缓缓搁在桌子上,稍微坐正了身体。他看到,种伞扶着门,一直站在他身后的萨里安以一种端庄的走姿,双手交握放在裙前,缓步走了进来。第一眼如果把她认成手无缚鸡之力的淑女,那就很难受了。

        真的…都来了吗?

        “谢谢。”萨里安朝种伞温柔的笑了,见种伞有些脸红的关上门,看的昆一阵恶寒。女人,就是擅长伪装自己的内心。

        萨里安看了一眼冥珞,然后跟昆说,“果冻不在吗。言羽…她暂时不来了。”

        意料之中。场上与场下,不是每个人都能分的清的。

        他们把桌子拼在一起,围着桌子坐了一圈。等果冻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人差不多来齐了。渊还带了个小屁孩儿过来。许久不见,大家都没有做声,场面一度很尴尬

        “所以……果冻喊你们来的?”昆打断了沉默。真是够了,来了又不说话。

        “果然没跟你说啊…”孚洛罗跟他们没那么多爱恨情仇,也不是很了解发生的事,于是他抱臂点了点头很自然的接了话,“惊喜嘛,我懂。”

         嗯……嗯?什么惊喜?昆式懵逼。他开始考虑这个聚会是不是因为他发起的了。不会是生日吧?可他自己都不记得自己生日了,果冻怎么会知道的?

         但是果冻端来了生日蛋糕。

         真的是他的生日派对。

         他们已经嘻嘻哈哈的开始唱生日歌了,十几个人十几个调,一点都不整齐。这些天南海北四处瞎jb浪的人因为果冻一句,昆要过生日了,就都聚集在了这里。真是好骗,太好骗了,他自己也是。

        唱的真难听,难听到哭。

         “你不喜欢吃蛋糕?”那个叫米诺的小屁孩儿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开心。”她舔了舔嘴唇,一副你不吃就都给我了的表情。

         “嘿小鬼,你要是敢吃一口我的果冻给我做的蛋糕,我就剁了你做人肉包子。”昆把蛋糕盘子一把拉到自己面前,恶狠狠的瞪着她,“你的话喝奶就好了!”

         “小气!”

         “对小孩子友善一点啊…”渊拉住想爬上桌打人的米诺哭笑不得。

3.
        
        疯了一天,已是夜晚来临。

        昆和果冻收拾着残局,不禁感叹自己真是劳苦命,那些个小混蛋居然吃完就上楼了,还说明天再走,还霸占了他的房间。

        “…为什么是今天?”他还是没忍住,问果冻。

        “没为什么。”果冻顿了一下,“不是几周年也不是什么纪念日,只是突然决定的。”

        原来果冻一直都知道他在想啥啊……

        “如果你不喜欢今天,”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补充道,“那就换个日子。”

        “不…我没说不喜欢,”昆笑了,“为什么会想着给我过生日?还把他们都喊来。”

       “联系他们不是那么容易的吧?”

       果冻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偏头看着昆,认真的说,“生日是庆祝一个人的出生的纪念日。”

        “嗯。”他点点头示意自己在听。

        “如果一个人重生了,也算。”

        看着他,昆有些发怔。

        “一直颓废下去…”果冻有些失措,但他还是坚定的说了下去,  “战斗是我们的天性,但失去了战斗,我们也不会死亡。”

       “如果你找不到契机来重新活一遍,那我给你创造一个。”

       “生日快乐,昆。”这个果冻面瘫他总算是露出了一个像样的笑容。

——————————
tag就不打了!再说一次生快!!!

评论
热度 ( 8 )
  1. W.D.海葵鱼W.D.海葵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生无可恋又不肯去死

© W.D.海葵鱼 | Powered by LOFTER